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聯大外交戰:習近平諷「普世民主」與拜登的新冷戰

德州夫妻為保護孩子「戴口罩」 被餐館老闆趕出去

有時(八)

房東覺得很奇怪,「海南島的土狼只比狼狗大一點點,吃小動物,不攻擊人的,你確定嗎?」

揚子點點頭。

「土狼」倒下,血洇在地上,好像落下一隻紅色的蝴蝶。蝴蝶撲扇著翅膀,在紅土地上像一朵綻開的牡丹花。在花開到最盛的時刻,飛來一隻黑色的烏鴉,從天而降,就落在蝴蝶的身上,三口兩口把蝴蝶吃掉了。

吃完蝴蝶,烏鴉的身體迅速長大,三尺高,四尺、五尺、六尺!還在繼續長,直到高過揚子的頭頂。牠像巨人一樣立在揚子的面前,俯視著揚子。揚子可以聞到牠泛著赤光的黑羽上的腥臭,牠拉出的屎像一灘稀泥。牠伸出黃色的巨爪撥弄著揚子,去撕她的衣服。

周圍安靜得出奇,午後的陽光是一片刺目的白光。她在叢林裡奔跑著,心裡越怕跑得越快,跑不了多久,就發現前面沒有路了。野樹參天,樹下毗連的灌木密不透風,躲都躲不開的。

很快揚子的臉上、手上、腿上火辣辣地疼、癢。赤腳醫生說,她的眼睛被那條路上漆樹的毒汁感染。她先天弱視,也從來沒有治療過,這下看東西只剩下明晃晃的影子……

揚子長長地吸了一口氣,呼吸把她帶回到現在,遠離紅蝴蝶和烏鴉。此刻她坐在莫愁路教堂的門廳裡,遙遠的過去浮上腦際,無法停止不想……我們這些罪人,在天上的父,感激賜給我們今天的飲食……揚子心裡說,不叫我們遇見試探,救我們脫離凶險,願你的國行在地上,如行在天上……

她低頭掏出手機,手機保護屏上應該是外孫的高中畢業照,黑色的學生冠下是一張長滿青春痘的國字臉──瘦了一點了,英俊很多,兩道劍眉。穿著絳紅色的畢業典禮袍,朝氣蓬勃,那麼近、那麼遠……

睡意襲上來,揚子覺得頭很重。(八)

手機 房東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