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:美3142萬人確診 已施打1億9479萬劑疫苗

野稻(四)

靈犀的心像落在滾燙的茶水裡,一沉一浮。喬治的話還沒有完,他突然握住靈犀的手說,他希望搬進靈犀的家,跟她過上有質量的夫妻生活。

靈犀的眉心猛然一跳,她把手收了回來,拿起勺子攪拌了一下野米。她說:我們現在不是很好嗎?有自己的空間,又能愉快相見。

他幽幽吐了一口氣說:我想把房子賣掉。

她聽了,臉發潮發熱、心半驚半喜。莫非他想把房子賣了,在野稻地裡建一棟度假房?但是答案讓她失望了。他說:我兒子出了些狀況,創業的公司快破產了,我想賣了房子幫他一把。

野米在靈犀的唇齒間,居然嚼出橡膠的味道。野米粗糙而有韌性,但她還是偏愛人工稻米的軟香。靈犀臉上平靜如水,讚他是個好父親,但是內心早電閃雷鳴。到底怎麼了?她知道他的的兒子在讀醫學院,怎麼又跑出來一個破產的兒子?

原來後面還有故事,大兒是他第一次婚姻的孩子,不到一歲就遭遇了父母的分手。兒子跟著母親長大,喬治對他一直充滿愧疚。

靈犀享受她跟喬治相處的浪漫,但是浪漫後面也有代價。而記憶是一條迂迴曲折的河,時不時流淌出一些暗黑的往事──她死去的夫和他死去的妻,詭異的影子從來沒有離他們遠去。

靈犀喝了一口湯,竭力用鎮定而溫和的聲音告訴他:很抱歉,真的,我不能讓你搬進來。我在加州的好友,一家人,還有貓和烏龜,喜歡南方的野稻,馬上就要搬來了……靈犀的句子是破碎的、不連貫的,像枯水季節的野稻田,這一塊乾地、那一塊濕地,他是不是已經猜出她在撒謊?

喬治說著沒關係,嘴角用力扯出一個微笑。但她能看見他眉頭皺了,眼睛裡的光慢慢暗下去。歡悅戛然而止,餐桌一下就靜了,死沉而稀薄的空氣裡,湧動著焦躁的呼吸。(四)

破產 加州

下一則

疫情衝擊 麻州藝文界取消4萬場演出 藝術家哪來收入?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