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:全美55.8%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

台新冠確診增75例 三級以來首降百位以下

野稻(三)

小時候奶奶告訴我,她在密西根讀書時,校園外有一大片荒地,長著野櫻桃和野蘋果。水邊還有野稻,稻米熟了沒人吃,自個兒落在水裡,第二年長出更多的稻苗。我的名字是奶奶取的,夢米、夢米,就是夢中再見從前的野稻米,我想回故鄉看野稻米!

靈犀還是那些老話應付夢米:南邊的疫情加重了,等等再說吧!等病毒消失了,世界就和平了。

世界怎麼可能和平?眼看著疫情已經漸漸變緩,商店開門了,公園的人多了,正常的日子就要來了。哪料到佛洛伊德被警察「跪死」,爆發了鋪天蓋地的抗議遊行。說好的在家隔離、說好的連教堂都不能去,一夜之間,好多城市都鬧得天翻地覆。靈犀所在的城市本來安靜祥和,居然也亂了。一群混在遊行隊伍的暴徒打、砸、搶、燒,雕像推倒了,城市的藝術展覽廳遭了殃。

那天靈犀對喬治說:好多天在社區散步,都沒看見艾米妮。我知道她在城中心的藝術館有工作室,希望她平安。

喬治說:怎麼可能平安?藝術館被暴徒一把火燒了,她數十年的心血成了灰燼。就算有保險公司的賠償,也安撫不了受傷的靈魂。

靈犀說:做為鄰居,我們能幫她做些什麼?

喬治說:什麼也別做!

夢米在電話那頭驚嘆道:我以為打、砸、搶只發生在大城市,你那邊也遭了劫難?

靈犀說:當劫難發生在你身邊的鄰居,你更覺得驚恐。我一直以為住在美國的郊區,可以過與世無爭的陶淵明生活。現實如何呢?我前天上班,開車經過市中心,看見一群人明目張膽地破壞雕像,李將軍的腦袋也被他們砍下了。

李將軍(Robert E. Lee)是南北戰爭時期的英雄,他領導南方軍隊反抗北方侵略。夢米目瞪口呆,不敢相信靈犀傳過來的照片,李將軍的雕塑頭像歪在地上,頭頂踏著好幾雙腳。

二十六年前,夢米剛到美國,站在李將軍的雕像前,看見紅底藍色十字叉的南方戰旗,高傲地飄揚在藍天之下,似乎在召喚永遠的民主和自由。她對靈犀說過,李將軍為捍衛南方而戰,雖敗猶榮。北方雖然勝利了,但是勇士的名字與日月山河同在,因為美利堅民族是世界最偉大的民族。

靈犀忘不了青春歲月的奮鬥,千辛萬苦來到美國,就是為了心中的夢想。她在大二就讀了曼切斯特的《光榮與夢想》,感動於這個國家的包容和民主,沒有成王敗寇的羈絆和恥辱,失敗者也有自己的尊嚴。

夢米留美的緣由比靈犀深重,夢米爺爺曾是留美的醫生,一心想報效新中國,帶著家眷回國,等待他的卻是滅頂的災難。回國沒幾年,就被打成右派,被趕去掃廁所。夢米的小姑在「大饑荒」時期偷食堂的剩飯,被人活活打死。

奶奶抱著小姑的遺體哭喊:我為什麼要把你帶回來?你本來生在一個長滿稻米的地方。

文革結束後,爺爺平反,歸還了房子、恢復了原職,但是精神和身體受了創傷,沒兩年就去世了。奶奶不甘心,一直想回美國,無奈疾病纏身,精神也出了問題。往生前還在哀嘆,想回美國的校園看一看。

靈犀對夢米說︰你奶奶肯定沒想到今日的美國,已經不是她當年的美國。當李將軍的塑像倒了,從前的光榮和夢想也散了。

夢米嘆道︰對,隨風散了,Gone with the wind。據說Gone with the Wind的書被禁了,電影也被下架了。

靈犀說︰感動了好幾代人的Gone with the Wind,華麗恢弘的經典,說拜拜就拜拜。一切都在變化中,或許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。

夢米說︰那你想過回國嗎?

靈犀說︰回國可能嗎?一棵樹長了二十六年,還能連根拔起嗎?

夢米說︰我也不敢隨便移植,但我還是想回第二故鄉,最好的年華和夢想都給了那片土地。

靈犀依然在重複老話:疫情還沒有退場,騷亂也沒有消停,再等等吧!

4

情人之間沒有社交距離。疫情期間,靈犀和喬治纏綿悱惻,暫時忘了病毒還在橫行霸道。靈犀喜歡看喬治的眼睛,他的眼睛有一束光,讓她溫暖。她不想考慮未來,只想順其自然,反正是鄰居,約會也方便。

那是個周末,靈犀在家裡做晚餐,喬治在一邊幫忙。靈犀做的是野米燒兔肉,那兔不是野兔,是從網上訂購的,而野米則是他們剛從沼澤地裡採收回來的。

廚房的空氣裡瀰漫著誘人的香氣,喬治讚嘆靈犀的廚藝高超,這道菜喚起了他童年的記憶。他還說,他的人生不幸又很幸運,因為遇見了她,他願意跟她共度餘生。(三)

美國 疫情 遊行

下一則

退休工程師變院長 他開「玩具醫院」延續玩具生命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