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專家催著手準備 今年秋天可能需打第3劑疫苗

不樂觀 世衛特使估:變種病毒將持續出現 有些很棘手

秀水小鎮(一九)

她說不上來,好像都是,又好像都不是。

過了七、八天,父親才滿身疲憊地回到秀水。他一口氣喝掉了兩大碗涼水,如同剛剛參加完一場馬拉松

他氣喘吁吁地對黑猜說:「你不必等他了。」

「誰?」黑猜一臉茫然。

「岑明。」

黑猜低下頭,牙齒緊咬著下唇。

「我打聽過了,他已經半年沒有回家。他單位的同事、他的家人、幾個曾經要好的朋友,都不知道他如今身在何方。他平素就那麼天南地北地跑,也不跟家裡聯繫。」

原來那幾天父親去了北方。黑猜想像他如何一遍又一遍地換乘班車,在人生地不熟的遙遠縣城,不厭其煩地向人打聽詢問,去找一個自己既愛惜又痛恨的人,他心裡得承受多少苦與悲?黑猜慚愧、自責、難過,她想著、想著,又有要哭的衝動,但終究沒有哭出來。全都是自找的,還有什麼臉面成天哭哭啼啼?她感到更加迷茫、無措,卻又無可奈何。

黑猜輕輕「嗯」了一聲,繫上圍裙去了廚房。

父親到裡屋看了眼母親,她正在昏睡,時而發出一聲短促的呻吟。他愁眉不展地出來,開始不停地吸菸,地下很快鋪了一層細密而柔軟的菸灰。

那天晚上父親喝了很多酒。不知是因為白酒太辣,還是他心中煩悶難解,每喝下一小杯,他都嘆息似地長呼一口氣。

晚飯快吃完了,父親說:「黑猜,你媽說的沒錯,這一切都怨我。」

黑猜悶聲悶氣地咀嚼飯菜,心中卻是五味雜陳。

父親眼神渙散地望著黑猜:「說實話,你怨不怨我?」

黑猜說:「我都是成年人了,這種事怎麼能怨別人。」(一九)

馬拉松

下一則

春天的功課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