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老喬總統喊團結 任重道險

不斷更新/拜登返白宮 全美線上慶賀遊行開始

奧蘭多的白天和夜晚(一四)

他的童年和少年是在大興安嶺的森林裡,那種風的銳利,比蒙特婁更勝幾籌。在熱帶,李杜放鬆了自己的身體,感到汗水從皮膚中滲出來,皮膚變得有了彈性和水分,但同時他感到悶熱。他有些頭暈,也許是因為溫差的原因,他想。

一個在亞寒帶出生和長大的人,與熱帶有著不同的氣質,相對於陳卡,李杜顯得不善言辭而且冷靜。但想到王偉,他就忍不住笑起來。

昨晚喝得有點多,李杜和王偉尾隨著上了樓。陳卡的主臥在樓下,客房在樓上。王偉沒有回自己的房間,而是跟著李杜進了房間,然後手腳麻利地上床躺下,很滿足地嘆一口氣,兩隻手舉起來,抓住枕頭的一個角,那是一種滿足的安詳。他的姿態讓李杜想起上大學時王偉睡覺的樣子。

就睡在這吧!李杜說。

他們並肩躺下,想起在大學時,他們也這樣躺過。李杜閉上眼睛,他覺得只有幾分鐘的時間,王偉突然爬起來撒腿就跑。李杜伸手一摸,床單上有一點濕,李杜有些吃驚。這麼快就老了?王偉再沒有回李杜的房間,直到第二天他們在樓梯上相逢。兩個人好像沒事一樣。

然後他們就睡了,但很快被警車的鳴笛聲驚醒。三個人聚在客廳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陳卡看見有人從安妮的房子裡進出,就出來看,原來抓到了一個小賊。

安妮老太在夜半被樓下的響聲驚醒,她提著槍下樓,看到一個小賊正在偷東西。那小賊也有槍,一見安妮老太,立刻也將槍對準,兩個人以槍對峙。

安妮老太很沉著,她說:年輕人,你想死嗎?我反正已經八十七歲了。

小賊猶豫一下,就放下槍。(一四)

下一則

飄逝的拉丁裔鄰居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