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國針對香港再祭制裁措施 數家中企列入黑名單

曼哈頓中餐館戶外用餐遇劫 食客中槍

有時(五)

揚子沒有接觸過《聖經》,聽得雲裡霧裡,大概的印象是信基督能得著一個新生。「跟我傳教的姊妹說,我信耶穌,家裡去世的人都沾光,所以我毫不猶豫就決定信了。死後去外國的天堂,而不是下陰曹地府,有什麼不好的?」

揚子又問了兩句教義,把張奶奶問住了。她笑著說:「劉老師你真聰明,幹麼不跟我一起去做禮拜呢?」

揚子猶豫,回答道:「我這把年紀啦!還能信教?我年輕的時候練過香功,那時都傳練香功對眼睛有好處。」

「能信就沒有早晚。香功我也練過啊,後來不是說邪教,要嚴打嘛!我家老頭子在法院做幹部,我要帶頭,我立即就不練香功了,換成別的氣功了。但練的效果總歸不如香功好……說起來我練過的功多著呢!」

說起往事,張老太眉飛色舞。從氣功說起,說到發功時激動得站了起來,在房間中間雙腳分開站好,伸出雙手,擺出姿勢,「年輕哎!」這三個字經她的六合口音說出來,像唱山歌一樣,尾音拖得長長的。

張奶奶身材高大、背挺直,先在房間裡站樁,然後又擺出白鶴晾翅,再一個金風朝陽……揚子模糊地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,在面前一小方塊太陽地裡手舞足蹈。張奶奶呼哧呼哧做功喘著粗氣,帶動屋裡的空氣,吹到揚子的臉上,帶著一股炒韭菜味兒……

房間裡迴響著張奶奶朗朗的蘇北普通話,好像屋子都比以前亮了。揚子好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,模糊地看著屋子中間的身影,也笑出聲來,隨即答應星期天陪張奶奶去做禮拜。(五)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