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殺死東三省人?中國東北的「暴力硬停電」風暴

中加人質外交落幕 美最大收穫:加拿大歸隊了

野稻(二)

薛慧瑩/圖
薛慧瑩/圖

喬治那時已成了靈犀後院的常客,他對她說:這些我都認識,蘿蔔、甜菜、豇豆、紅薯、西瓜……

靈犀指著花台上的一盆植物問他:這個你認識嗎?

喬治說:難不了我,這是稻米苗。

靈犀讚道:你好厲害,好多吃米的華人都認不出稻米苗!

喬治在農場長大。他告訴靈犀,父親在喬治亞的農場一眼望不到邊,所有的蔬菜都茂密旺盛,所有的果樹生機勃勃,家裡還有棉花地和奶牛場。在去加州上大學前,喬治就是個純粹的鄉村男孩。他的四個兄弟姊妹,個個討厭讀書,沒人想讀大學,都在父親的農場幹活,幹得歡喜滿足。

喬治問靈犀:為什麼要種稻米?

靈犀說:我在中國長大,也是吃稻米長大。稻米陪在身邊,不僅有親切感,還有安全感。

喬治說:美國的稻米應有盡有,你根本不必擔心。

靈犀說:你父親的農場生產稻米嗎?

喬治說:哪用生產,到處都長著野稻。下個周末有空嗎?我帶你去看野稻。

靈犀眼睛一亮,像月亮的光在池塘裡蕩漾。

靈犀開了眼界。在離家三十英里的海灣,在大海與淡水交接處,有大片大片的沼澤濕地。喬治在當地長大,很容易找來了一艘小船,兩人在蜿蜒曲折的水中划行。靈犀抬了抬頭,遙遙可見大西洋瀲灩的波光,藍得純淨明亮,但又懷著神祕的心思。一路上見到幾個沖激小島,小島被稠茂高大的長草占領。喬治對她說:那些長草全是野稻。

那日天氣極好,野稻配合天光雲彩,在水中搖曳出活潑的剪影。兩三隻白鷺「沙沙」地飛過,掠過剪影,湧動出一圈又一圈的漣漪,像捉摸不定的夢幻。白胸藍翅的鳥兒落在野稻米稈上,無心唱了一句,居然引來野鴨的合唱。空氣裡蕩漾著幽幽的清香,也蕩漾著奇妙的音樂,一陣風吹來,野稻便隨著這音樂輕盈起舞。舞姿那個飄逸,讓人想起動畫片裡的水袖舞。

靈犀透過水袖舞的縫隙,看見遠處岸邊有一棟木房子。她對他說:遠離了喧囂,住在木房子裡的人好幸福。

他說:沒有你想像的幸福。這裡沒有城市的水電系統,度假的人也不會來。

靈犀說:我要是退休了,就在這裡買塊地,然後建一棟木房子。

他說:別在沼澤地區建房,土地雖然便宜,但會給你帶來無窮煩惱。首先排水系統很讓你頭大,那些受國家保護的動物和植物,就算在你的領地上,你也不能亂碰。稍不小心,政府的罰款單子就來了。

她說:我不會亂砍亂伐,我喜歡與自然和諧相處。

他說:如果你真喜歡,我就在這裡買塊地。

他說得若無其事,但她低下了頭:陽光落在水面上,無數的碎銀子在她眼前亂顫,她的心似乎也揉在了裡面。

他告訴她,他父親的農場離這裡不遠,七、八英里的路程。他記得小時候,父親曾帶他們採過野稻,跟印第安人一樣的方式。父親掌舵前行,孩子們用木棒敲打水中的稻稈,稻稈一搖一晃,野米紛紛落入船艙。拿回家的野米可以加工,也可以泡一夜就直接下鍋。當地有道傳統菜,是用新鮮的野米和野兔一起悶燒,加進去的佐料有大蒜、洋蔥、蘑菇和香草。

靈犀說:美國人還吃野兔?真不敢相信。

喬治說:野兔經常破壞莊稼,氣得農民牙根癢癢,抓住了就下鍋吧!他們稱野兔是菜地裡的雞肉,不吃就浪費了。就跟野稻一樣,如果不吃也是浪費。

靈犀問喬治:現在可以採野稻了嗎?

喬治順手採了一枝野稻,放在嘴裡咀嚼了一下說:米還是軟的,要等變硬了才能採。

靈犀說:我也嘗嘗。她站起身來,也採一枝野稻。結果身子沒穩,腳下的船猛地一晃。她朝前倒在他的身上,他順勢扶住了她的腰。

她心一驚一跳,臉一陣紅、一陣白。幸好周圍沒有人聲,只有鳥啼和魚兒蹦出水面的聲音。她不敢看他,但是他的目光淹沒了她。

她趕緊找了一句話:現在野稻還沒有成熟,估計還要等些時間才能採收。

他點頭說:是的,要等到八月中旬。

到時候我們再來?他說著,對她伸出了手。她沒有拒絕他的手。

3

靈犀把野稻的系列照片放進朋友圈,點讚如浪花拍暈了她。她告訴朋友們:野稻算是當地的文化,親朋好友聚在一起,划船釣魚、採野米,烹製美食,享受清風朗月的悠閒時光。

靈犀曬出來的照片很美,與大海相擁的沼澤地裡,原始神祕的野稻田,棲息在稻稈上的藍鳥,蝴蝶飛過嬌嫩的水芹菜。天光雲影下的小船,船下的水碧藍清亮,能隱約看見一頭肥胖的魚。可惜她秀出來的照片,沒有她自己和陪自己的那個人。

夢米在靈犀的朋友圈留言:太神奇了,第一次見識野稻米,居然長在我的第二故鄉!看野稻繁茂,充滿了原始的生命力,又想起了奶奶。(二)

美國 加州 肥胖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