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:全美54.1%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

台本土確診增185例、15死 陳時中:疫情往好的方向發展

奧蘭多的白天和夜晚(一三)

他是甘願給小易做奴隸的,他並不認為這是貶義,有人在愛情中區別地位嗎?有人在愛情中試圖脫離依賴嗎?那只是在不再愛的時候。愛情本身是有責任的,李杜目前最大的責任是愛的責任。

李杜在陳卡和劉峰的臉上,也看到了茫然。在一個熟悉的地方,要找到陌生感和新奇感並不容易,陳卡和劉峰在這個不大的城裡,已經生活了三十年了,超過了在中國生活的時間。

然而,到了夜晚,他們在陳卡的老式沙發上坐下,打開啤酒和紅酒,白瓷盤中擺上松子和瓜子,他們的生命好像突然清醒了一樣。他們喝著酒,漫不經心地說上幾句,有的話題剛剛開始就結束了,有的話題時間長一些。他們毫無心機、毫無目的,隨心所欲。

到第三個晚上,懷舊成了他們的主題。他們零零散散地想起一些人、一些事情,這些人和事情,在他們的回憶中,伴著啤酒的氣息,在氤氳中蒸發開來。幾個人努力拼湊著當年發生的事情,試圖讓事情恢復原狀,然而每個事情都變得斷斷續續,這種感覺讓他們有些不盡興。更多的時候,四個人的回憶結果竟然不同。

我們真的這麼老了嗎?王偉說。他這樣說的時候,眼睛狐疑地瞪著。

奧蘭多的白天和夜晚,越來越呈現出完全不同的質地,奧蘭多的白天是明亮的,陽光燦爛。李杜幾乎沒有看見過奧蘭多的清晨,他醒來,陽光已經鋪滿了房間。那陽光熱情奔放,充滿熱帶的明媚。窗外傳來草木的清香和花香,植物混合在一起的濃郁味道。這種味道,對李杜有些陌生。在蒙特婁,有半年時間,他是在凜冽的寒風中。(一三)

中國

下一則

柏克萊加大畢業 律師轉行演唱 顧忠光入圍葛萊美獎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