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佛州公寓倒塌 至少1死 51人下落不明

香港蘋果日報被迫停刊 拜登籲北京停止打壓媒體

野稻(一)

薛慧瑩/圖
薛慧瑩/圖

1

文靈犀養了一盆植物,枝葉婆娑,姿態挺拔秀雅,可以跟竹子比比風韻。靈犀把圖片發到朋友圈,沒有一個人能認識。靈犀說:這是稻米。

好友陸夢米,感慨萬千地留言:我的名字帶米,居然沒認出稻米!我想去南方看稻米。

夢米很快給靈犀去了電話。夢米聲音堅定,她決定了,離開加州,回到第二故鄉。靈犀勸她,南邊的疫情加重了,等等再說吧!夢米說,忍無可忍,不想再等了。

二十六年前,靈犀和夢米同為美國南方一所大學的研究生。那是一個在喬治亞山區的大學城,山明水秀,四季風光如畫。

靈犀對夢米說過:這是我們的第二故鄉。

夢米說:第二故鄉雖然美,但是經濟落後、思想保守。畢業後我要去加州,那裡到處是富礦,只要勤奮,就能挖出金山。

只是流年無情、繁華事散,一個轉身、一個回頭,那些豪言壯語漸漸消散在雲山霧海中。夢米對靈犀哀嘆道:沒有想過有這麼一天,從前的奮鬥和理想都成了笑話。

夢米是舊金山一家公司的高級工程師,從事軟件設計多年,那本是一個穩定而高薪的工作。不知從哪年哪月起,公司四周被流浪漢占領,帳篷一搭、購物車一放,宣稱是自己的家,自己的家裡當然可以隨地大小便。

夢米曾對靈犀說過,她每天上班必須面對一條馬路。馬路上屎尿橫飛、針管亂滾。她已經學會踮起腳尖、伸展手臂,像跳芭蕾一樣走路,但還是不幸中了地雷,摔了個狗啃泥!惡心還是小事,關鍵是骨折了,只能待在家中靜養。這個期間雪上加霜,又出了一件事。

夢米的先生魯曉光經營一家房仲介,手下有些交易的空房。曉光有次帶客戶去看房子,房子被流浪漢霸占了!一群男女老少在裡面安居樂業,睡雪白的沙發、用高端的廚房,桑拿浴室裡堆滿了尿片和雜物。鳩佔鵲巢,這群人還理直氣壯,拿起鐵鍋和掃帚要趕曉光出門。

他們不怕,後面有維權組織撐腰:富人空房不住,而窮人無家可歸,憑什麼不能住進去?曉光聘了律師,官司打到了州法庭。雖然贏了,但是房子破壞了,一家人的身心弄得疲憊不堪。

夢米對靈犀說:二十多年前的加州,像個時尚而悠閒的美少女,而現在就是一精神混亂的瘋子。平日裡出門去超市買菜,停車站的車,車玻璃隨時可能被砸。

靈犀說:提心吊膽過日子,掙再多的錢又如何?

夢米說:看著老鄰居一個個搬走,亂七八糟的人住進來。好在孩子讀大學了,我們也沒了後顧之憂。曉光其實不想搬,他總想再等等。上周最後一個老鄰居搬家,太慘了,租的貨車連同家具都被劫了,你說這地方還是人住的嗎?

靈犀說:我可以幫你聯繫汽車房,你們先來喬治亞過渡一下,再買新房子。

夢米在電話那頭「唉」了一聲,直截了當地問靈犀:這樣好不好?我一個人先去你家。等把新房看好後,老公再把家具搬過來。

如果是放在從前,以兩人的交情,靈犀肯定一口答應。但是現在不同了,靈犀的狀況發生突變,她需要一個修了圍牆的私人空間。夢米知道靈犀的丈夫麥克因車禍去世。但是夢米不知道,靈犀悄悄有了男友,男友喬治和靈犀是鄰居。

這背後還有個詭異的新聞,夢米也不知道。麥克跟女鄰居柔絲暗地裡有私情,兩人相約去墨西哥辦畫展,不料遭遇車禍而亡。柔絲的丈夫喬治和靈犀在殯儀館震撼相遇,兩人處理完後事各自回家。他們居住在同一個社區,最初散步時見了面都覺尷尬,慢慢交往下去,居然成了朋友。兩個人都是單身,一不小心就演變成了戀人。

戀人還沒有曝光,靈犀需要一堵圍牆,護好一個人的領地。靈犀只能對夢米重複第二遍:先緩一緩,南方的疫情真的洶湧澎拜。我女兒回紐約上學,還被要求隔離兩周。

夢米發現靈犀變了,世事變幻莫測,更莫說人心了。她對老公半翻白眼說:靠朋友不如靠自己。

2

靈犀記得,一望無際的沼澤濕地,細細森森的光影,落在搖曳的野稻上。野稻聽過他們的私語。

相遇野稻之前,他們還只是朋友。那日喬治帶著電鋸,出現在靈犀家的後院。他答應過靈犀,要幫她除掉鋪天蓋地的紫藤。

靈犀說:我發現一些紫藤的根正在入侵房子地基。

喬治說:現在動手還來得及。

喬治的電鋸嗡嗡地響著,喧鬧了大半天,空氣裡飄散著紫藤枝葉的清香。

靈犀對喬治說:你幫我打垮了紫藤,我總算可以開出一塊空地。

喬治說:我知道你想擁有「勝利菜園」。

靈犀在網上買了營養土,還用樹葉和菜渣漚好了肥料。也就一個月的光景,地裡便冒出許多嬌嫩的菜苗。(一)

加州 車禍 疫情

下一則

找媽媽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