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東奧/中國女排提前淘汰 史上最差奧運衛冕軍

舊金山房東拿錢換鑰匙 付47.5萬趕走房客

奧蘭多的白天和夜晚(一二)

那晴朗的或者是陰雨的夜晚,他們坐在敞開窗的房間裡,窗外是一片湖泊。透過紗窗,芭蕉葉滴著透明的水滴,那些小水滴委婉地流動著、猶豫著,就像生活一樣。遊艇飛快劃過,桌上的啤酒。那些嘈雜的聲音隨風傳來,又隨風逝去。奧蘭多熱鬧而潮濕,颱風將至,颱風尚未到來,颱風已經在別處登陸。這個叫蘇珊娜的颱風,或者有妖嬈的氣質,但李杜沒有看到「她」,沒有看到「她」的妖嬈,也沒有看到「她」摧毀一切的力量。

李杜在奧蘭多的闊葉植物中,感到生命的力量。劉峰的孩子們和陳卡的小孫女,也像花朵和植物一樣,燦爛地開放著。但有些人開始衰老了,這些衰老的人,在夜裡說著年輕時的故事。短暫的三天。李杜將回到蒙特婁,繼續生活,奧蘭多慢慢成為回憶,成為遙遠的風景。

在奧蘭多,晝夜是分裂的。在白天,他們陶醉於世俗的一切,打槍、釣魚、吃螃蟹、看迪士尼、去甘迺迪航空中心。他們像遊客一樣到處散步,觀看奧蘭多的下城。但這時他們常常心不在焉。

他們遊盪著,卻沒有一個遊客應有的好奇心。李杜常常在王偉的臉上看到茫然,王偉大概還有時差,他還在中國時間裡睡眠。但他自己也感到茫然,他常常能感到自己臉上的茫然。他的神情好像飛走了,或者他感到自己突然離開小易的失重。

他常常感到悲涼,想起以前的日子,那些永不復回的日子。那些小小的苦悶與失意,在生死面前都不值一提。他到奧蘭多是放鬆自己,但他並沒有想到奧蘭多之行,好像更多了一些沉重。

他非常惦記小易。他想自己是在一個狀況裡住久了,產生了依賴。就像斯德哥爾摩綜合症。(一二)

迪士尼 中國 釣魚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