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東奧/大坂直美點聖火 對美國、日本、海地有重要意義

兩代東奧 兩樣日本 朝氣希望到倦怠失望

奧蘭多的白天和夜晚(一一)

陳卡說:我還記得師母去世的時候,孔導很痛苦。師母的骨灰他不讓埋,也不寄存在殯儀館。他把骨灰盒抱回家,放在客廳的桌子上,上面蓋一塊紅綢子。夏天開著窗,風吹進來,紅綢子嘩嘩抖動,女生們都不敢去他家。

大概和紅皮鞋過得不好。陳卡說。

女人真是奇怪的動物啊!王偉說,我能解釋動力原理,但我解釋不了女人,我一輩子都不懂她們。

感情的事不好說。劉峰第一次不那麼確定了。

你們知道,金沒有對不起我。當年我們是青梅竹馬,人生第一次初戀,後來是我對不起她。我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,有時候想一想,說不定我是中了圈套。

你是說小夏給你設的圈套?陳卡說。

說不好,也許是命運的圈套。劉峰苦笑了一下。

王偉笑一笑,他說:我給你們來一段〈打虎上山〉吧!他清清嗓子,然後站起來,先擺了一個姿勢,雙腳站成人字形,一手插腰、一手放在前胸。

穿林海、跨雪原,氣衝霄漢……

當年在學校,王偉是風雲人物。那時王偉是班上的大哥,為人開朗,能唱會跳,是周末舞會上的活躍人物。開學不久,有一天他們去食堂吃飯,先從食堂的二樓垂下來一張白紙黑字大字報,原來王偉的農村女友和她的舅舅來學校告狀,要求他回鄉結婚。李杜還記得當年圍觀的情景,有的人還邊看邊念,敲盆打碗。

那時候更多的人站在王偉一邊,1978年,太多人的命運發生了巨大變化。城市青年回到城裡,農村姑娘依然留在農村。大家都以為王偉會反悔,但出乎意料,王偉二話沒說,就與農村姑娘小芳結了婚。

5

在後來的日子裡,李杜曾經無數次想起奧蘭多的夜晚。(一一)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