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去年成屋銷售 創14年來最佳表現 2原因帶動買房

對拜登秀肌肉? 中12架次「轟6K、殲16」侵台領空

秀水小鎮(一五)

她不停地點頭:「我明白了,暑假你就是和他在一起?」

黑猜承認了。事到如今,再隱瞞下去已毫無意義。這事被母親一語道破,她居然輕鬆了許多。黑猜小心翼翼地走著,不時用餘光瞟母親一眼。她擔心母親承受不了強加而來的重荷,幾次想去扶母親一把。但不知她突然哪來的精力和耐力,她居然沒再暈倒。

天黑了他們才到家。這一天的奔忙和發生的事,讓每個人都背負了不同程度的隱憂。剛進門,母親就癱軟在地。

父親從背後環擁著母親,連抱帶拖地往臥室走,不小心弄掉了母親腳上的一只鞋。黑猜上前想搭把手攙扶一下,但被父親推開了。她明顯感到這拒絕中有嫌棄的意味,這讓她沮喪萬分。她只好撿起那只鞋子,悄悄放到床邊。

黑猜來到外面的屋子,心事重重地坐下去又站起來。她想,要是岑明在就好了,就算不能分擔她滿懷的苦痛,至少不會單單讓她一個人成為眾矢之的。她開始怨恨岑明,不但不和自己一同回秀水,而且這麼長時間也不來一封信,詩會已經讓他忘乎所以了。和詩相比,她在他心中到底算什麼?

她又想,岑明要是知道自己懷了他的孩子會怎樣。是欣喜,還是憂愁?她沒有把握,只覺得脊背陣陣發涼。

「黑猜,你也不小了,怎麼會做出這麼出格的事!」屋裡沒有開燈,漆黑一片,父親什麼時候出來的,她全然不知。

黑猜被嚇了一跳,扭臉看到一團模糊的黑影。她緩緩坐下身,開始在黑暗裡默默飲泣。

父親說:「哭能解決問題嗎?你們是怎麼打算的?」

黑猜不說話,仍舊只是哭。

屋子裡一陣窸窸窣窣,燈亮了。母親不知何時已從床上起來,顫顫巍巍地靠在牆上。(一五)

下一則

黑漆漆「靈魂閱讀」 高雄無關書店登CNN旅遊版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