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國體操隊隊友透露 拜爾絲可能參加平衡木決賽

東奧/羽球女單決戰 陳雨菲奪金 擊敗戴資穎

秀水小鎮(一二)

母親說她腿麻,黑猜扶著她換了個睡姿。

剛剛躺定,她又說:「你吃早飯沒有?我一早起來熬的粥。」

「你安心休息吧!不要管我了。」黑猜心裡難受,同時也煩亂不堪,說話的聲音不免大了點。

臨近中午時,父親趕到醫院。當時母親睡著了。他問黑猜到底是怎麼回事,黑猜一臉無辜地望著他搖頭。他於是去找醫生了解情況。醫生告訴他,醫院條件簡陋,無法確診母親到底得了什麼病,建議他們帶她去梓川醫院,做個細緻的檢查。

雖然母親千百個不願意,說自己只是身子虛,休息一下就沒事了,但他們還是當日中午就乘車去了梓川中心醫院。

黑猜和父親一左一右扶著母親去逐項做檢查。每檢查一項,母親總要抱怨一番,她仍覺得沒有必要如此勞師動眾。好不容易都檢查完了,等待報告卻是件漫長而單調的事。父親去樓梯間一支接一支抽了許多菸,那裡煙氣繚繞,幾個焦躁不安的男人都在吸菸。

醫生翻著報告,沒有抬頭,目光越過眼鏡框,看了母親半天才說:「注意要多休息,吃點自己想吃的、有營養的,放寬心,慢慢就會好了。」

母親說:「我就說沒事吧!你們還非讓我來檢查。」

醫生匆匆寫了處方,遞給黑猜:「你帶她去拿藥吧!」

父親跟著她們也準備往外走,到門口時,卻讓醫生給叫住了。

醫生說:「剛才病人在,有些話我不方便直接說。」(一二)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