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南加25日暴風雨 聖塔芭芭拉縣發布野火地區撤離令

打1種疫苗抗所有冠狀病毒?科學家研發中

美人(九)

「還有網上那麼多難聽的話,真是從來沒聽過這麼難聽的話……」方菲哽咽著說不下去了。

「感覺有兩部分原因吧!一是你的那些擁躉為了維護你,得罪了不少人,二是有人在其間興風作浪、乘機報復。你太耀眼了,無意間得罪了一些人。現在局面有些失控了……」

楚雲想起當初在舞會上聽到關於應晨的話,這次罵得最厲害的也是應晨的粉絲,但她沒有把這些告訴方菲。

「我該怎麼辦?」方菲淚眼婆娑地望著楚雲。

「唉,事情鬧得這麼大,我也不知該怎麼辦,也許去找校學工部談談。」楚雲建議道。

這一個晚上,楚雲聽見方菲在床上輾轉反側,第二天看見她,膚色暗淡、眼眶下陷。楚雲還是第一次看見不再流光溢彩的方菲。

方菲去了校學工部,接待她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趙姓女老師。趙老師聽方菲大致說了事情,便接口道:「這個事情已經有不少同學來反映過了,我們也已經開會做了決定。本來還要輔導員找你談話的,你來了正好。」

趙老師在桌子上窸窸窣窣地翻找了下,拿出一張紙。她邊看,邊跟方菲說道:「第一,青春樂園會暫時遷移到學校健身房的一個角落,雖然條件差一點,但大家還是有個活動場所;第二,今後書畫展之類的大型社團活動要經過嚴格審批才能舉辦;第三,有許多同學投訴那幅〈荷花,少女〉,這幅畫今後不許在公共場合展出;第四,有許多同學反映你的支持者平時經常挑釁尋事,你有責任讓他們停止這種行為。」(九)

健身 畫展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