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參院多數黨領袖舒默:川普彈劾案25日送參院

2月移民排期 職業移民中國出生多項推進

奧蘭多的白天和夜晚(三)

阿普航空/圖
阿普航空/圖

劉峰從車上下來,四個人再次擁抱。

見到你不容易。劉峰拍拍李杜的肩膀。還是大哥面子大,邀請你多少次都不來。

李杜笑一笑,他沒有辯解。他的眼前又一次浮現出小易,他在心中暗自計算,自己出來已經二十個小時,小易應該已經吃過三次藥了,不知她現在怎麼樣了?

走啦、走啦!劉峰說,咱們打槍去。

我要去衛生間一次。李杜說。

李杜你最小,怎麼你先憋不住了?劉峰說。

陳卡就笑笑,王偉也笑,笑得意味深長。

李杜不理會他們的調侃,但他突然感到一種熟悉的感覺從心底升起來。他邁開腳步,腰板突然挺直起來。這種調侃,喚醒了他大腦中某根沉睡的神經,讓他感到自己年輕了很多。

李杜進了衛生間,馬上撥通了視頻,那邊很快接通。

我都好。小易還沒起床,看起來睡意朦朧,李杜看到她浮腫的眼睛。

我們現在要出門。李杜說,大概要好幾個小時。我一回來就給你打電話。

你放心去玩吧!不用打電話,我沒事。小易一邊說,一邊伸出手,把一縷頭髮撩到耳後。小易有一個小巧的耳朵,薄得透明,微微翹著,好像一個小玩具。

兄弟四個都喜歡打槍,在學校軍訓時,他們的槍打得都不錯。很多年過去了,李杜再沒有打過,王偉也沒有,倒是兩個美國華人對打槍保持著熱情。美國是一個槍枝開放的國家,儘管校園槍擊案頻仍,但美國人對槍枝的喜愛有增無減。

陳卡對槍尚有謹慎態度,平時他把槍鎖在抽屜裡。南南對此不以為然,他認為父親的小心毫無意義,槍就是為了用,鎖起來就沒有用。槍是防身之物,不是玩具。劉峰有四把槍,兩把是買的、兩把是自己組裝的。他這樣說時,李杜看到了某種強悍。李杜住市區公寓,開省油的小車,沒有槍。

你怎麼樣?劉峰一邊把子彈盒打開,一邊問李杜。

還行。李杜簡潔地說。

還沒有找到專業工作?王偉問。

沒有工程師資格。考證要用法語考試,我對法語實在沒興趣。

其實沒必要一定要有專業工作。劉峰說,我準備不幹了。

不幹了?陳卡從後視鏡裡望一眼。

我自己幹。劉峰說,我不想再受老杜邦的氣。

劉峰現在管理出租房,都是在美國次貸危機時買下來的。破產房,也破舊得可以,劉峰把房子重新翻修,然後出租。他也喜歡修車,有報廢的車他就去,拆了零件,然後自己組裝。劉峰是一個動手能力極強的人,在大學做科研時,他就自己搭平台。他對動手的熱愛勝過動腦。

四個人中,劉峰有著更豐富的生活閱歷,比如現在他有五個出租房、兩個妻子、三個孩子。在他的房子裡住著他的母親、姊姊一家,後妻的母親、姊姊一家,前妻的父母。劉峰曾在同學群中曬過他的全家福,二十四口人,浩浩蕩蕩站了三排。他坐在正中間,儼然一個酋長,岳母和母親分坐他的兩邊。

這其中,人們很容易分清他的嫡系,那些小瞇瞇眼的是姓劉的。劉峰生就一雙小眼睛,隨著年齡的增加,他的眼睛越來越小,但這並沒有影響他做為男人的魅力,相反,隨著財富的增加,他更有魅力了。

劉峰的同居女友小夏,是他剛到美國時認識的。但他並不知道,小夏從中學就崇拜他。小夏與他同在一個小城,比他更早來到美國,那時間剛剛離了婚,他們就開始互助,很快住到了一起。小夏有一個兒子,劉峰有妻子和女兒,他妻子叫金。

劉峰把金接到美國,他同妻子坦白了一切。不坦白是沒有出路的,因為那時小夏已經懷了他的孩子。他答應金的所有條件,稅後收入的一半歸妻子,他付女兒的教育費,妻子的所有事宜招之即來。

三個月後,小夏生下了皮特,劉峰夢想中的兒子,但他一直沒和小夏結婚。劉峰在美國過著事實上的兩個妻子、三個孩子的生活。那時候劉峰的收入,完全不夠養活家人,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再找一份工作,這是他開始修房子的原因。(三)

美國 破產 教育

下一則

書訊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