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:全美1.83億人已打疫苗 27.3%完成接種

舊金山華人車行遇劫 狂匪搶車撞人 東主:仇恨犯罪

米夢成真(二四)

她只是看到了故事的結局,但這個結局毫無疑問警醒了她。如果她就像目前這樣混混下去,攢點錢就辭職、寫個郵件都得亨利幫忙,對於不可知的明天,那她和秋蟬的境遇又能有多少不同?那時候的亨利,她又能指望上多少?思前想後,就幾年來的共同生活來看,她一點把握都沒有。

而且就算亨利有心照顧她,以他目前的經濟能力、身體條件,恐怕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。更何況,她也做不到把自己的身家性命,完完全全交到另一個人的手上,以前是、現在是,將來也是。這樣看來,就只有一條路可走,那就是靠她自己。

兩周來冷戰的積極意義,是幫她褪掉了婚姻的溫情外衣,讓她有更多時間去審視婚姻的內核、審視自己所處的現實。這一看不要緊,她發現自己的婚姻原來那麼脆弱、那麼不堪一擊,而她自己,更是連自己都養活不了。這個發現,猶如當頭一瓢冷水,把她從夢中澆醒。

這棟樓很高,以前每次來都是幹活,匆匆來又匆匆去,從來沒有站在窗邊欣賞過風景。今天不同,她想在外面遊盪一下,任性一次。

她乘著電梯上樓,在三樓停下來。

出了電梯向左轉,再向右一直走到頭便是窗戶。站在窗前,可以看到對面教學樓的全貌,以及樓下偌大的停車場。

李欣怡是來這個樓層打掃衛生的時候,偶然發現那扇窗戶的。

她記得那是個雨天。幹完活,她下意識地走到窗邊,想看看外面的雨勢。雨大的話,她得等一等,等雨小一些再走。因為她回家要上一段車流量大的高速,車多倒是不怕,怕的是那些霸道的載重大貨車,捲著白色水霧,呼嘯著從身邊開過。(二四)

下一則

倫敦交響樂團指揮拉圖「跳槽」德國 衝擊英古典樂界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