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蘋果春季發表會美東13時直播 傳聞新品一次看

獨/非裔男罵華警「吃貓狗沾醬油」 影片曝光

米夢成真(二三)

做完最後的清潔工作,李欣怡換好衣服。往常下班後她立馬回家,但是現在,她哪裡也不想去,只想一個人待一待。

最近發生的事太多,她有些招架不住。這些事原本各不相干,但不知怎麼的,忽然就攪在一起,團成了一個爛麻團。

和亨利的冷戰還在持續。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自從看望過秋蟬之後,李欣怡常常會聯想到自己和亨利的婚姻。她恍惚在其中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秋蟬的遭遇就像是一本活生生的教材,把她從小兒女的虛飄中,拉到了生老病死的嚴肅問題裡。以前沒想過的一些事,現在開始很認真地想。比方工作、保險、和亨利的關係。

她覺得,假如秋蟬自己可以養活自己,她就不必等著靠著她的丈夫,更不必為了保險而與他生活在一起。也許,在走到最後一步之前,她是有過其他機會的。

比如,她想住在陸地上、想在床上睡覺,如果她自己有能力,她完全可以自己去住,也或者她可以選擇回國,放棄這段不幸福的婚姻。畢竟,在沒嫁給這個丈夫之前,她在國內也活得好好的。她真的沒必要委屈自己,在幽怨與煎熬中等他、靠他,直到退無可退。

誰能靠得住?兩個半輩子素不相識的人,就憑一張結婚證,真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嗎?

那天,秋蟬還說,她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死在床上,而不是船上。

一想到這句話,李欣怡就覺得渾身冰冷。

也許最開始的時候,秋蟬也有過不甘、也做過嘗試,只是最後都以失敗告終;也許她有著某個不為人知的苦衷,人生種種,誰能說得清楚?更何況關起門來過日子的兩夫妻,外人又如何窺得其中的曲曲折折?(二三)

保險

下一則

亞馬遜暢銷書充滿「就職」詩人高爾曼、賀錦麗外甥女登榜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