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拜登簽署緊急決定 加快難民入美 下個月前提高限額

中國允許美接種疫苗者赴中 須提N蛋白IgM抗體檢測報告

米夢成真(二二)

「他先生不喜歡。結婚好幾年了,她一直做夢都想住到地上來,睡到床上。她說晚上睡覺,腿都得蜷著。嫁給馬克的這些年,都沒有伸直腿睡過覺。」

「乾脆回國去治唄?國內還有親人吧?」

「有,有老母親,還有幾房遠親。她們讓她回去,可是她這個身體,已經經不起折騰了。」

又是一陣沉默。兩人默默地專心走路。

「她老公對她好嗎?」

「聽說兩人以前經常吵,秋蟬經常一個人哭。」

「乾脆離婚得了。」

「不行啊!她現在看病,用他的保險。離了婚,她要怎麼辦?她自己那樣子,又不能工作。」

兩個人就都不再出聲。彷彿頭頂上的白雲壓下來。

打開車門的時候,李欣怡終究還是忍不住停下來,朝四周望了一圈,天還是那麼藍、雲彩還是那麼白、深藍的水面依舊無紋無波。一艘艘白色的小艇靜靜地泊在港灣,白色的桅杆筆直地指向天際。遠處山上,一排排依山而建的房子靜靜地沐浴在陽光下。除了船艙裡那個不久於世的女人,一切都是那麼靜謐祥和,美得如畫裡一樣。

想到船艙裡那個不久於世的女人,李欣怡心裡一陣發沉。都說魂歸故里,那個可憐的女人呢?來時朱顏黑髮,歸時一縷輕塵。縱使魂繫鄉土,但山川相隔,也只怕是舊跡難尋,難以找到歸鄉之路。若真如此,怕只能夜夜徘徊在清冷陌生的普吉特海灣之上了。

眼睛便望向遠處的桅杆,桅杆們毫無知覺,一動不動,以千年不變之姿迎向她探尋的目光。恰在此時,微涼的風拂過鼻尖,一隻白色的海鳥輕盈地從她視線裡飛過。

忍了許久的淚忽然撲簌簌滾落下來。(二二)

保險

下一則

華裔書法家祖孫三代 登時報廣場大屏幕籲保護地球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