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魏碧洲/川普總統卸任前該做的一件事

佛奇:多州醫療系統壓力大 下月底前部分人可打疫苗

龍鳳手鐲(一七)

國明把暖瓶和飲水機中所有熱水都倒給父親,讓他用盆兌了涼水洗,像很多年前,還未用上自來水時一樣。

兩個小的、兩個老的洗完,已經十點多,還有兩對夫妻尚未洗澡。

父母洗澡的時候,忘記開排氣扇,浴室裡白茫茫一片,全是水蒸氣。

雅玲說:「當時讓你買個即熱的,你不肯。你看這儲熱式的,多麻煩!」

國明聳聳肩說:「沒想到家裡一下子能來這麼多人嘛。」

還好是大年三十,大家不介意晚一點。磨磨蹭蹭的,所有人都洗完,都已經接近凌晨了。

年輕人們──國明才四十出頭,勉強也算是年輕人──困乏得很,但又都硬撐著,不肯回房間睡覺。終於到了凌晨,傳統意義上的新年,農曆庚子年已經來臨。這新年的鐘聲一響啊,客廳中的四個人都鬆了一口氣,好像完成了一個艱巨但不得不完成的任務。客氣地互祝新年快樂,互道晚安,各自回房間休息。

雅玲一頭倒在床上,小聲說:「今天我除了洗過幾只碗之外,什麼也沒做過,連悅安都是你父母帶得多,為什麼我會累到這個程度?好像一連上了十幾個小時班似的。」

國明過去給她放鬆肩部肌肉。他知道雅玲累是因為家裡突然來了意想不到的客人,神經一直緊繃著。回到房間解除了警報,疲勞就湧滿了全身。

悅安在自己的小床上睡得很香,發出均勻而且可愛的呼吸聲。房間其實很安靜,但窗外時不時,不知從何處傳來煙花炮竹的聲音,空氣被炸開的錯覺,增加了許多不安。政府三令五申,城市不能放煙花炮竹,但總有不守規矩的人會在春節期間亂來,每年都這樣。(一七)

肌肉

上一則

沙灘植豆芽

下一則

開學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