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加州55張選舉人票入袋 拜登經確認超過當選門檻

視北京為首要威脅 美對中國情報預算增近20%

龍鳳手鐲(一四)

國明心中頓了一下,有種說不出的難受。悅強明明是個很正常的、脾氣很溫和的孩子,為什麼自己以前總覺得他孤僻?是因為很少聽到他說話,還是因為他冷冰冰的眼神?

「悅強,你外婆把你教育得很好,你是個好孩子,是我沒有盡到做爸爸的責任,讓你受苦了。」說完,國明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悅強轉頭看了看國明說:「我沒受什麼苦啊!一直都挺幸福的。外公、外婆、舅舅他們對我都很好。不過,我小的時候實在是太貪玩了,沒有上進心,讀書成績不好,沒能考上大學,有點對不起外婆。」

「等這個事情過去後,你有時間就多回黃岡,多做點好吃的給你外婆吃。」

「好的,我知道了。這些皮蛋,是奶奶從黃岡帶來的嗎?」

「是的。你喜歡吃的話,一會多吃點。」

「我都好久沒吃了。在這裡見到黃岡的皮蛋,真有些意外。」

沉默了一會,國明忍不住又說:「幾年前,好幾年前了,我上一次見你的時候,你好像剛畢業沒多久。那時見到你,你完全不理我,我還以為你怨我、恨我,不想理我。」

「不是這樣的,」悅強說,「我們以前見面,外婆或者舅舅總在身邊。他們不讓我跟你多說話,不准我拿你的東西。其實,我每一次都想跟你多說說話,想多了解你一點。但是,我又不知道要跟你說些什麼,甚至不敢跟你多說話。」

年夜飯終於弄好了。不知國明有意擺譜還是興奮過度,腦子有點燒壞了,紅酒、洋酒、白酒,各開了一瓶,讓大家愛喝什麼自己選。

大家客氣地、稍有點生疏和尷尬地吃了一頓還算溫馨的年夜飯。婦女喝紅酒,男人喝白酒。(一四)

上一則

夢幻北極光

下一則

燕子樓空七百天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