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瑞典新冠疫情燒向王室 王子夫妻雙雙確診

因疫情導致運動量減少? 世衛:這不是藉口

愛一場(五)

他的眼神裡露出冷冷的殺氣。詹正哲毫無防備,很快就被打得掛了彩。

圍觀群眾裡有人說要報警,丁書俊才住了手。紅酒瓶子碎了,肉啊、菜啊的也散落了一地。

顧不得撿,丁書俊過來攬住了早已嚇呆了的我,我們離開了。我在他的手臂裡回頭看,詹正哲跌跌撞撞地爬起來,眼神裡充滿失落。

我知道丁書俊愛我,可我沒想到他愛得竟然有這麼深。我從未告訴過他,我與詹正哲的往事。可他也能感覺到,在過去的某時某刻,我是被一個男人深深地傷害過的。這件事是個影子,一直跟著我。而今天,丁書俊終於在我直面影子的時候,幫我把它打跑了。

晚上,下了大雨。我和丁書俊在電閃雷鳴裡意亂情迷,一遍又一遍。我說:丁書俊,我愛你。他沒有說話,只是更緊地抱住了我。雨停的時候,他說,他想抽菸。打火機從床頭櫃上掉到了床底下。

撿打火機的時候,他也順帶看到了那個阿照寄來的盒子,問我那是什麼。

我說:是一些我和李芳的舊照片。

他問:我能看嗎?

我笑了,揶揄他:你還暗戀李芳啊?

他說:不是,我只是想看看你那個時候的樣子。我如果早點認識你就好了。

他給了我一個吻,然後抓起打火機和盒子說,我去陽台抽菸。

我在丁書俊留給我的餘溫裡,沉沉地睡去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我醒來。丁書俊已經出門了。他像是一夜沒睡的樣子。菸灰缸裡滿滿的都是被狠狠擰滅了的菸頭。(五)

上一則

夢幻北極光

下一則

燕子樓空七百天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