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看疫情:全球確診破6042萬例 死亡逾142萬

最高法院裁決 禁紐約州疫期限制宗教活動 巴瑞特投關鍵票

愛一場(四)

接下來的幾天,詹正哲幾乎每天都會出現。有好幾次丁書俊來接我的時候,我注意到詹正哲的車,就停在馬路對面。車窗沒有搖下來,可我知道他一定就在車裡。

我摟緊丁書俊的胳膊,他回應似地在我的短髮上落下一個吻。

我望向詹正哲的方向。我猜想著在那扇車窗後面,他此時此刻的表情會是怎麼樣。

回家後,我在微信上找了以前打過幾次交道的財經媒體記者魯心,拐彎抹角地問了一下詹氏企業和隆升地產的情況,得知並沒有任何兩家兒女要婚變的傳聞。放下手機後我想,也許是兩家封鎖了消息,也許,詹正哲只是又想下來玩了而已。

又過了一個星期,快遞送過來一個盒子。接過來一看,寄件人竟然是包租婆阿照。發微信問她是怎麼回事。她回覆說,收拾李芳東西的時候,發現了這些照片,覺得隨便丟掉不太好,所以就收拾了起來。

我問:那為什麼要寄給我?

阿照說:因為照片裡也有你啊!

我把盒子打開,是一本舊舊的影集。打開一看,內頁裡寫著:「我和安安,我最好的朋友。」我懶得再看,把影集放回盒子裡,塞到了床底下。

周末的時候,我和丁書俊去超市買了菜、肉和紅酒,準備回家吃火鍋。一進小區,詹正哲就出現了。

安安,我想和你談談。他無視我身邊的丁書俊,直接過來就抓住了我的手腕。

丁書俊什麼也沒說,一拳就打了過去,然後又是一拳。(四)

微信 手機

上一則

小兵立大功

下一則

新冠肺炎的影響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