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看疫情:全球確診近7000萬例 德州逾120萬例

愛一場(三)

吳孟芸/圖
吳孟芸/圖

我轉過身去,一個身材頎長的男人站在我的身後。

頭頂的陽光曬得我有點暈,我竟然覺得這個男人有點好看,像是哪個偶像劇裡的男二號。

見我沒有說話,他又走近兩步。

你可能不記得我了。幾年前,你和李芳一起來看過我們樂隊的演出。

我在腦海裡快速地搜索這件事。那大概是我和李芳友情蜜月期的那個時候,她對我說她最近新認識了一個打鼓的男孩,讓我一起去幫他們樂隊捧場。我只記得那是個充滿了酒精、重金屬音樂、狂熱的尖叫的夜晚。樂隊裡的人打扮得都很誇張。我只勉強待到了十二點就離開了。沒有想到,那個夜晚裡竟隱藏著如此俊秀的一張臉。

看著我微微發愣的樣子,那個男人笑了。

他說:你好,我叫丁書俊。

他笑起來的樣子,也是滿好看的。

就是那個瞬間,我的心微微一動。

知道我在找李芳,丁書俊提出要幫我。他說:難得李芳那樣厲害的性格,還能有茹安安你這樣這麼關心她的朋友。

對於他的誤會。我只好笑笑,隨便應付過去。我和李芳之間的往事,我還不準備告訴他。

問他現在還玩樂隊嗎,他搖了搖頭說:玩不動了。上次去酒吧,也是去把賣掉的樂器交給對方。現在他在一家電商公司裡上班。

他的樂器還有李芳,都是更年輕一點時迷離歲月裡的回憶。

也許正因為這樣,所以每次提起李芳,他的口氣裡總有某種情愫和留戀。

某個時刻望著他悵然所失的樣子,我的心裡竟然浮起了一層嫉妒。即使後來丁書俊告訴我,他與李芳之間,從未真正發生過故事。但我還是在心底苦惱地感嘆,為什麼我的緣分總是繞不過李芳,而李芳這個女人,又去了哪裡?

丁書俊問我要不要報警,我說我去警局諮詢過,可因為我不是李芳的親屬,我與李芳之間也沒有雇傭合同關係,所以按照規定,不能正式立案。

其實我的心裡對於找到李芳,已經完全不抱希望了。我對丁書俊說:我覺得,李芳也許早就離開這座城市了。

某種惆悵包圍了我,我說:像我和李芳這種女生,這座城市裡還有很多。一個人工作、一個人住,沒有轟轟烈烈的事業,如果遇到了愛情,就留下。愛情結束後,毫無留戀了,就帶著傷口,,回到來時的地方。

丁書俊望著我:你呢,你會離開這座城市嗎?

他的眼神很熾烈,我不敢直視。我說:也許會,也許不會。這座城市這麼大,也許還會有某種奇遇呢!我擠出了一個笑。

不知不覺,他從背後把我抱住。他說:是的,會有奇遇的。

他的臉離我的越來越近,我聽見自己說:你要搞清楚,我是茹安安,不是李芳。

他笑了一下,然後我聞到他嘴唇裡淡淡的薄荷味道。

我閉上眼睛。詹正哲之後,有多久了?我沒有仔細算過,可我的身體很誠實。它是寂寞的。

5

我又戀愛了。丁書俊對我很好。交往三個月後,他退掉了自己的出租屋,搬到了我的公寓裡來。我們工作的時間相同,下班後他會來接我,然後我們一起回家做飯吃飯,再一起追劇、一起洗澡、一起睡覺。我已經好久沒有這麼快樂了。

可誰能想到,詹正哲竟然會來找我。

他的車停在我公司對面的馬路上。午餐的時候,我叫了外賣,送餐員不能進入大廈,我只好出來取餐。就這麼一會的工夫,他從馬路對面的車裡下來,出現在了我的面前。

安安。他這麼叫我。他說:你好嗎?

我不想理他,提著外賣就要進去。卻聽見他在我背後急切地說:我要離婚了。我還是想和你在一起。

我沒敢看他,咬著牙,回到了寫字樓裡。(三)

電商

上一則

紀念日

下一則

我的新書桌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