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白登逗狗兒玩 足踝扭傷緊急送醫

馬拉度納醫師涉嫌誤殺 住家和診所遭搜索

愛一場(二)

吳孟芸/圖
吳孟芸/圖

詹正哲從後面箍住她,讓我先進去。後來他進門的時候,左臉上有紅紅的巴掌印。

她再也沒有出現過。有一次我和詹正哲一起去酒吧喝酒,我多喝了幾杯,想起了一些過去的事。我問詹正哲:她去哪了?

詹正哲說:你是說戚綿?他搖搖頭,把杯子裡的酒飲盡。她消失在人海裡了。

那個時候,我才知道她的名字叫戚綿。

3

對於找到李芳這件事,我一點把握都沒有。我去了她曾經工作過的幾個地方,可那的人都說沒有聽說過李芳這個人。也難怪,她工作過的地方,大都是一些轉手很快的酒吧,為數不多的幾個她上過白班的公司裡,人事紀錄也表明她已經離職很久了。而我對她工作方面所有的了解,都停留在兩年前。

那是我和她因為詹正哲而決裂的時候。

是的,我們三個人之間,發生了電視劇裡俗氣的橋段。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就打起了詹正哲的主意。在她的生活裡,是無法遇到詹正哲這樣的男人的。我與她的友誼,變成了她通往更優秀男伴的橋樑。詹正哲也沒有我想像中的那樣愛我,屬於我們的好時光,也不過半年而已。

我無法說出李芳和詹正哲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,可等我意識到我們之間出了問題的時候,他已經和李芳搞到一起了。後來事情結束得很快,我與詹正哲分手,我從他市中心的大公寓裡搬了出來。沒過多久,李芳就成了新的女主人。我沒有鬧,只是留給詹正哲一句話,希望他至少能夠把我睡過的床單換掉。

這件事差一點摧毀了我。我縮在自己的小窩裡哭了半個月。然後為了表明自己要重新開始的態度,我儀式般地剪短了頭髮、換了髮色,還專門去皮膚科大夫那點掉了左眼下的那顆淚痣。我不想再哭了。

再有他們消息的時候,是在那之後的半年。我青梅竹馬的男髮小來這找工作,晚上我們去了路邊的一家小店吃飯,沒想到竟然遇到了李芳。她的身邊是個新的男人。

見了我,她一絲愧疚的表情也沒有。她喝得有點高,口氣裡帶著調侃。她說:喲,看來咱們倆都翻篇了。

我沒說話,她搖搖晃晃地走過來,突然抱住我。茹姊,我告訴你一個祕密。她嘴裡的酒氣撲在我的耳朵上,我想推開她,可她的力量大得驚人。

我們倆是一樣的人,都是詹正哲的玩物。他要結婚了,據說他一出生,就訂了娃娃親。她鬆開我,自己突然笑了起來。

可笑嗎茹姊,都什麼年代了,竟然還有這種包辦婚姻。

詹正哲宣布訂婚的消息我知道,上周出版的財經雜誌裡登了。雖然還算不上財閥,可兩個在商界有影響力的家庭就要聯姻,這總是一件大事。雜誌裡詹家小少爺詹正哲英俊儒雅,他的身邊站著低頭淺笑的隆升地產的二小姐。

這時候李芳身邊的那個男人過來拉她,他說:你喝多了,咱們回去。

李芳掙脫掉他的手,臉上帶著笑,說:我要去把詹正哲搶回來。

她圓溜溜的眼睛望著我,一字一句地說:我能從你的手裡把他搶過來,也能從她的手裡搶回來。

她的笑容卑鄙極了,我忍無可忍,甩了她一個耳光。

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。

詹正哲在那之後,很快就結婚了。他的確是雲端上下來的人,他在地界的花花草草裡嬉鬧玩樂,覺得夠了,就又回到雲端上,去和仙女在一起了。

4

從第十一個酒吧出來以後,我決定放棄尋找李芳。我拿出手機,給阿照發了條微信,讓她把李芳留在出租屋裡的東西全都處理掉,費用我來出。剛按了發送,後面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。

你好,你找李芳?(二)

雲端 微信 手機

上一則

散步插曲

下一則

小貓遇到山火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