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威州兩郡完成重新計票 白登仍領先 川普揚言再提告

白登逗狗兒玩 足踝扭傷緊急送醫

盛夏(一三)

「要嘛揪了常江一道來,要嘛弗要這張死人綠卡了。」莉莎一副斬立決的姿勢。

「儂再想想好,代價忒大,儂不覺得嗎?」今天晚上姊姊異乎尋常克制,她知道這個利害關係唯莉莎自己拿捏,因為結果沒有選擇。

「早點睏,吃力了。」

姊姊起身回自己房間,把黑暗留給莉莎。

姊夫嘟噥:「離也離了,正好一刀兩斷,樂得一身輕鬆。」

「儂懂只屁!」姊姊根本不想聽。

夜半坐在外頭,風吹了身上有點涼。莉莎回房間給手機充電,她口乾舌燥,突然想吃碗上湯泡麵。她要找環旅公司訂機票,她要突然站在常江面前,讓他難堪,叫他無地自容。然後呢?睡著前她問自己,讓這個一時糊塗分子回到正確的軌道上來,她有信心。

當機立斷。莉莎先訂最近的機票,有了票號,就好向老闆娘請假,就說媽媽病危,其實媽媽去世多年。如果順利趕回來綠卡面試,遇見為難狀況就申請延期。姊姊說一旦延期,就是半年之久,她等得及。挽回常江是大局,其他皆小事。

她不能容忍「前夫」的任性背叛,雖然可能是寂寞難耐。她一想到那個叫吳琳的安徽保母,有一天名正言順成為自己女兒小欣的後媽,她渾身起雞皮疙瘩。

她趁著中午人少,去佛教會慈航精舍點一炷香拜一拜。她發願三口之家重新團圓,菩薩保佑她的往後命運,大慈大悲。

她嘀嘀咕咕默念的時候,電話進來了,她羞愧難當,趕緊走出門去接電話。是姊夫打來的,她不想接,但是鈴聲刺耳催人。一輛去賭場的巴士在她跟前拐個彎,把一車老年人載走。

「啥事體?」

「沒大事體,就想跟儂講要慎重考慮。」

「沒啥好想。」

「弗要兩頭不著槓,這就慘了。」

「這頭無所謂了。」(一三)

綠卡 手機 面試

上一則

《老照片說故事》手足情深八十年(上)

下一則

新學期 新學習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