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白登打破40年傳統 感恩節家族未團聚 籲民眾團結抗疫

一洲焦點/疫苗、特赦及感恩節 白登團隊是良方或換湯不換藥?

米夢成真(三)

王幼嘉/圖
王幼嘉/圖

見李欣怡愣著沒反應,亨利用胳膊肘輕輕頂了她一下。李欣怡趕忙伸了雙手去接,嘴裡不迭地說著「謝謝」。

打開盒子,裡面是一條珍珠吊墜項鏈。她一眼就認出,那珍珠是有著「珠中皇后」美譽的大溪地黑珍珠。同款的項鏈她在商場的首飾區看過不只一次,但是一直沒捨得買。眼前的這珍珠,比她見過的那些珍珠的品相都更好,也意味著價格更貴。

她猛然醒悟似地從珍珠上移開目光,看向對面的廖家父子:「對不起,這禮物實在太貴重了,我不能收。」

「收下吧!媽媽去夏威夷旅遊時買的,她特別喜歡。她是個對穿著很講究的人,衣服和首飾一定得要配套。只可惜那次旅遊回來不久,她就查出病了,一直沒機會戴。她託付給我,一定要請您收下。」小廖誠懇地說。

「她是真心送給您的,請您一定收下,也請您原諒她對您的傷害。」廖老先生朝著她深鞠一躬。

一個多月沒見,廖先生老了十幾歲,一個剛失去妻子的老人,想到的是請她原諒。李欣怡的心猛地像被什麼撞到了似的,她走上前給了廖先生一個擁抱。亨利也走過來,擦去眼角的淚,和他們擁在一起。

葬禮過去一個多月,李欣怡還是會常常想起廖老太。閒下來時會想,做飯時也會想,那些片段猛然間就出現在眼前。她想起她挖苦她時的表情、疼痛襲來時她閉著眼呻吟時的場景。她記得當她餵飯時,扶起她紙片般單薄的身子,想起鏡框裡年輕漂亮的廖老太,秋水一樣的眸光裡滿溢的溫柔。如今,那照片還在,眸光裡的溫柔還在,只是,那個躺在病床的人不見了。長這麼大,她還是頭一回這麼近地體驗一個人老去的過程。越是回想,她的心就越是沉重。

這期間,消停了一段時間的夢又開始夜夜糾纏。

琳達打來電話問過她,又給她介紹去照看別的老人。李欣怡連想都沒想,就拒絕了。她是真的怕了,怕萬一再有人在她手上過世。雖然生老病死乃人生常態,但她寧願看不見也聽不到。

亨利的飯量最近越來越小,她變著花樣去做,他依舊吃得很少。

「你是哪裡有不舒服嗎?還是飯菜不可口?」李欣怡問。

「沒有。」亨利說,「有件事,我想了很久,我想退休了。我實在是太累了,可是我一旦退休,你就沒有保險了。我們自己買保險的話,要花一筆錢。如果你能在我退休前找到一份工作,而且單位給你買保險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」

「找工作?我能做什麼啊?英文又不好,要文憑沒文憑、要技術沒技術。念書又要花錢,而且我這麼大歲數,前面學後面忘,根本什麼都記不住了。」

「工作多的是,只要你別那麼挑。總不能就這樣一直在家閒坐著。」

每次亨利在餐桌上說出這句話,李欣怡就不再接話,只默默地扒拉著碗裡的飯。那些話,讓她覺得自己有吃閒飯的嫌疑。

吃了幾口,藉口去泡茶,轉身去了廚房。

往電水壺裡加了水,按下按鈕,對著窗台上放的幾盆多肉植物發起呆來。

水聲漸漸大起來,由起初細細的「嘶嘶」聲很快變成了「咕嘟咕嘟」。又聽見「劈」的一聲響,水壺自動斷電。白色的水蒸氣從壺嘴冒出來,直直地飄向上方的櫻桃木色櫥櫃。

亨利幾乎每天都要催她出去找工作。其實,找工作的事她不是沒想過,也不是想了一天兩天,但自己有幾斤幾兩,她心裡是最清楚不過的。什麼工作都短不了說話,她講的英文,十句有九句對方聽不懂,剩下那句還是靠半矇半猜的。至於對方說的話,她最多能聽懂幾個單詞。

醫保的事,她不是沒想過,但是依自己目前的情況,又能做什麼呢?年齡、語言,就像一根又一根無形的繩子,將她一圈又一圈,密密實實地綑成了一只行走的粽子。除了可以自由呼吸,她幾乎沒有別的自由。因為語言障礙,想說的話不會說,或者說不全,或者說出來別人聽不懂,想寫更是難上加難,活生生像個睜眼瞎。倘若她從來就是這個樣,那也無話可說,只有認命的分兒。

遺憾的是,她以前,想說就說、想寫就寫,談生意、簽合同,走遍大江南北,要多灑脫就有多灑脫。可現在,連簡單的日常對話都應付不來,去超市買菜都不知道英文名,餐館用餐都看不懂菜單,回國訂機票還得亨利幫忙……一句話,簡直退化到了學前班階段。

沒有對比,就沒有傷害。她不想去比,更不願被傷到。但這種對比幾乎每時每刻都存在,每一分、每一秒都在提醒著她的英文水平。(三)

退休 保險 夏威夷

上一則

《老照片說故事》留學之路

下一則

陽台上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