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看疫情:全美逾2463萬確診 加州破310萬

中國歌手華晨宇認了當爸!與張碧晨「有一個孩子」

盛夏(二)

王幼嘉/圖
王幼嘉/圖

最關鍵的,他意識到撕破臉意味著前功盡棄。這代價太大,大到姊妹倆不敢輕舉妄動,連屏聲靜氣都要小心輕放。李佳寶有手藝,外表也過得去,除了頭髮有點早謝,基本脈絡整齊,臉龐紅潤。上海男人喜歡抹香皂洗臉,早上出門前,習慣抹點珍珠霜,走在外面還算輕盈摩登。總之,每日必換內褲、襪子,抽菸但不嗜酒,有點牙周炎,口臭不算嚴重。

姊姊花了很大的氣力,冒了最大的風險,將移民計畫付諸實施,一招一式他一清二楚。兒子沒爹沒媽,在上海由外婆照顧,這裡姊姊要照顧老公,還要照顧小妹。假丈夫李欣當初開價五萬美金假結婚,姊姊附加條件是對方必須相幫,演好戲過好場做好人。押金一萬,契約完成一次付清,如此機關算盡的女人連老天都眷顧。

假丈夫在佛州中餐館當廚,周日半夜從外州回紐約,周二晚上坐長途再回去。休息天常常去布魯克林八大道,找老鄉打牌搓麻將。他是福州人,說起家鄉話,連姊姊也聽不懂,因此無言語糾葛。他也懂得規矩,從不囉嗦,很少過問其他人情狀,這也省卻姊夫一份戒心。

一張單人床、一張椅子、一只衣櫥就是李欣的全部家當。姊姊倒是每禮拜負責清掃,抹灰一次。太陽好,偶爾會將被子攤開,讓日照曬曬。契約規定,待莉莎拿好綠卡,就自動結束目前一切假身分關係,各自恢復正身。那個時候,姊姊、姊夫可以功德圓滿,兩個得益人則各歸自我。

機關重重,難免疏而有漏。姊夫是聰明絕頂之人,他將計就計,卯牢小姨子。人的慾望真是頭無厘猛獸,靠自己駕馭除非人類史改寫。聽過健身館沙包「通通」、槓鈴「匡匡」的聲音就曉得了。

這周末也巧,假姊夫跟一幫朋友去了康州金神賭場賭錢看秀,家裡就剩三口。先前一起吃的晚飯,姊夫從店裡拿回來烤吞拿脖子和壽司,炒了豆苗,一鍋冬瓜扁尖湯。吃飽了,三個人看電視連續劇,莉莎在金山超市買了紫葡萄,電視裡講中國東北抗日的故事。姊姊說累了,今天祛斑大套三個,小費超過一百,她趿了拖鞋走進浴室。

等水龍頭嘩啦一響,姊夫的眼神朝莉莎喵過來。莉莎正好光著腳,盤腿在長沙發上。姊夫先是伸過手,來捉莉莎的腳。莉莎本能一縮,膝蓋正好頂到失去平衡的姊夫腦門上,姊夫乘勢一頭撲在莉莎的大腿上。

這個天賜良機給了姊夫無窮的膽量,他一把抓住莉莎的胳膊往身下拖。莉莎一遇到緊要關頭就渾身乏力,從小如此,有勁使不出。兩個人在沙發上扭作一團,一個扯、一個踹,蹬得不痛不癢。唯一默契是誰都不出聲,好像一場事先商量好的悶戰。

莉莎自然鬥不過處心積慮的姊夫,胸罩被扯開,全棉睡褲已經褪到膝蓋。莉莎偏偏今天又穿了條粉色的小內褲,這更加刺激了姊夫的雄氣。他像嗑了猛藥一樣石沉慾海,義無反顧。

姊夫一手伸進莉莎內褲,襠已潮人漸軟,姊夫頓時自信爆棚。一個貓撲、一個脫兔,姊夫把莉莎按倒在沙發頭上。這場暗戰拉鋸了十幾分鐘,因為不想聲張,全靠勁道和巧開。

電視裡共軍和日本鬼子正打得不可開交,機關槍、吶喊聲逼真至極。莉莎之所以最後妥協,因為只有這條路可走。她怕聲張,又怕把自己弄傷;因為緊張,神經被刺激得暈頭轉向,只感受到猛烈的衝撞和衝撞。

放在和平時期,這簡直是一次不堪的性愛經歷,既無騰雲駕霧,也不捨身忘我。但是眼下,因為交際雙方的人物關係和特殊場景,才有點步步驚魂的意思。

聽到衛生間吹風機「哇」突然響起來,他們趕緊分開身體,各自歸位,讓心跳在喉頭激蕩。電視裡的情節重新聯繫起來,姊夫繼續嗑他的黑金剛瓜子,裝得目不旁視。莉莎的呼吸沒能這麼快緩下來,女人辛苦,來得慢去得也慢。她將瀏海捋捋順,把腿從沙發上放下來。

吹風機一停,門把手轉開,姊姊穿著睡衣,光鮮地走出來。「後頭哪能了?(上海話:情節發展到怎樣了)」

她隨口一問,這兩個都以為問自己,「大路。」「老一套!」幾乎是異口同聲,各自被自己的大聲回答嚇了一跳。

姊姊一屁股坐在兩個人中間,往腳後跟上抹尿素霜。因為她的浴露和護髮素的香味,嗆過了此地剛剛散去的人臊氣。電視裡那個大鬍子地下黨悶悶地問:你倒底是走還是不走?

姊姊是個探雷器,她的敏感元不是一般二般,而是超一般。那晚她一定感應到了這一左一右的不尋常,是氣息還是心跳頻率?她直接懷疑丈夫假戲真做了。(二)

健身 紐約 佛州

下一則

塗鴉藝術家班克西仿莫內畫作 996萬美元成交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