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圖輯/拜登的橢圓形辦公室 拿掉川普所愛 歷史人物請進

拜登對中國態度 估像「鴛鴦鍋」 這裡辣、那裡不辣

火車上的女人(一○)

演出開始之後,我還是時常用眼角注意安迪先生。他老澀的眼圈紅了好幾次,不住地抬手擦拭。我想不出來,安迪先生從德弗札克的樂曲裡,是聽到了母親故鄉捷克呢,還是聽到了第二故鄉美國

音樂會結束,我們伴著夜色,回到安迪先生的公寓。一路上三個人都很少講話,安迪先生一直閉著眼睛,好像仍舊沉浸在德弗札克的音樂裡。

受到音樂會的鼓舞,安迪先生的野心膨脹起來,又提出要去大都會博物館參觀,還要去中央公園。傑妮堅決反對,再沒有帶老人外出,但是仍舊未能改正我們的錯誤。

音樂會過後三個多月,安迪先生的健康開始惡化,在醫院裡度過的日子越來越多。傑妮不能再通勤,不得不住進安迪先生的公寓,日以繼夜地照料老人。

期間我去看望過幾次,見到他們的困難處境,覺得不便多打擾,便囑咐傑妮,需要我幫忙的時候,給我打電話,然後就不再去老人的公寓了。

三九寒天,安迪先生百歲生日的前一周,他停止了呼吸。

6

那天夜裡,安迪先生在醫院去世,睡著覺就走了,非常安詳。傑妮陪在病房裡,也沒有覺察。一大早,我還在家吃早點,接到傑妮的電話。我趕緊向公司請了假,急急忙忙趕到紐約,幫助傑妮辦後事,把老人轉到殯儀館。

第二天,傑妮全家都到紐約來。我第一次見到傑妮的父親、母親,她的哥哥、姊姊兩家,還有她的丈夫瓦爾特和孩子。傑妮的父親中等個子,容貌平常,她的母親雖然年紀大了,但不失風度。俗話說,遺傳多來自母親,傑妮是最好的證明。她的哥哥、姊姊也都具有母親的遺傳,一表人才。(一○)

紐約 大都會 美國

下一則

塗鴉藝術家班克西仿莫內畫作 996萬美元成交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