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看疫情:全美確診2512萬例 伊州逾110萬例

盛夏(一)

王幼嘉/圖
王幼嘉/圖

莉莎是和姊夫假結婚來紐約的。這裡的人物關係比較複雜:姊姊和姊夫在上海離婚,姊姊找了個美籍福州人假結婚來紐約;然後,姊夫以日餐廚師的技術移民來美國。再後來莉莎和丈夫離婚,和姊夫假結婚,申請移民美國。他們到了美國都改換了名字,這樣方便隱藏過往。讓美國移民官頭大的,中國人差不多都叫一個姓,根本分不清拼音張王蔣梁。

這件事說起來也就幾十個字,但個中艱辛唯當事人自己曉得,如此這般緊張地過去了幾年。這樣冒險又刺激的規劃,也只有上海人敢想敢做。是莉莎的姊姊一手策劃實施了這項曲折迂迴的傑作,她很得意,她為自己這天衣無縫的整體移民規劃自豪。這種既安全又驚險、牽一髮動全局的態勢,保證了其完美實現的可靠性。

但是,什麼叫聰明反被聰明誤、人算不如天算?末了,不是因為計畫的不完善,實在是人性的不完美。一株生物鏈中夾雜了一個相異元素,那麼注定會掉鏈子。這個人就是李佳寶,莉莎的姊夫。這個日本壽司店廚子,這個始於上海錦江飯店日本料理廚師,長相崎嶇、骨節突出的瘦男人。

他們四口人共租一套兩室一廳的公寓,姊姊、姊夫一間,姊夫的假妻子莉莎一間,姊姊的假丈夫、外州中餐館廚子李欣住大廳隔出的半間。租金一千三包水包電包煤氣,假丈夫三百、假妻子四百,餘下七七八八由假室友真夫妻出。

他們相安無事,一起生活,錯綜複雜地隨時準備應對移民局密探各種誘餌和偵查。中國人關起門來怎樣勾心鬥角,一開門,一對真夫妻、兩對假夫妻,四個人冠冕堂皇地走出去,還真羨煞旁人。

紐約夏天燥熱,但是樹蔭下、風口裡還是會有陣陣涼意。朝西窗口下午一點過後,陽光就肆無忌憚進來擼過一把桌面。菸灰缸裡有兩只菸頭,那是最晚上班的李佳寶留下的。如今四個人裡頭,前後腳姊夫等面試入籍、莉莎等面試綠卡,這個完美的藍圖眼看就要收官。

這間屋裡姊妹倆各自在不同美容店做工,兩個男人在不同風味的餐館當廚,互通有無,取長補短,幾近完美的組合。日子處長了,真相難免抬頭。姊夫喜歡吃小姨子豆腐,先是捏捏戳戳,發展到摸摸弄弄。

莉莎不高興了,她不只一次警告姊夫李佳寶說:再碰,再碰我告訴姊姊去。

李佳寶嘻皮笑臉說:告到天上,儂都不在理。

想想也是,照理莉莎和姊夫才是一對正宗美國夫妻,夫吃妻豆腐受法律保護。發展下去怎麼得了?莉莎想都不敢往下想。她的知心話只對小姊妹茜茜一個人說,茜茜是她的明燈,豪爽俠義的北京姊們,讓莉莎服氣。按年齡,莉莎還大茜茜兩歲。茜茜人小心大,做的又是全套活,很有點大姊大的氣勢。

莉莎告訴茜茜,昨天在家裡廚房洗碗,姊夫已經把身體貼上來了,她感覺到他鼓起的東西了。

茜茜說:你叫出聲啊!讓你姊姊聽到。

「結果呢?」莉莎說,「結果是姊姊、姊夫鬧翻,吵得不可收拾一定的。他們雞犬不寧,我也不會好過,最後兩敗俱傷。」

茜茜被這個難題困惑住了,生活閱歷到底還是不夠。

禮拜天,茜茜的房東又燒咖哩雞。印度裔居民除了咖哩雞,還就會滋養老鼠,只要有縫隙,牠都能千方百計鑽進來。

琳達來了,她通過了美甲證書考試,來還工具。琳達執意請茜茜吃飯,茜茜也就拖著莉莎一起。她們在東王朝坐下來吃自助午餐,席間茜茜說起,曼哈頓上城有個叫辛迪的指甲店走了一個小工,要請人。她建議琳達去試試,還給了一個電話。對一個新移民來說,琳達自然感激不盡。

茜茜是個天生長心眼的小老大,於她舉手之勞的事,對琳達這樣的生手就是福音。一相比較,坐在一旁的莉莎就有點夾生,孤傲不說話。上海女人多是這種瞧人不起的做派,琳達就有意找話說,想搞活場面,避免尷尬。

「家在這裡吧?」這一句把莉莎問得七竅生煙,是也不是,不是也是,這個窩塞呀。

茜茜連忙打圓場,「莉莎一個人,結婚過來的。」

「哦。」全都明白了。

莉莎的姊姊也做大套,還是中城一間韓式美容店大姊大。姊姊長得比較敦實,說話也爽氣,但缺少莉莎的活絡。莉莎的睫毛長,天生眉梢眼角,一家父母生的,性格截然相反一對姊妹。她們不在同一所中學念書,莉莎功課好過姊姊,模仿各種人相活靈活現。

姊夫吃定小姨子,就是從扮假夫妻開始。一份施主的邪氣油然升起,根本忘記了姊姊忍辱負重的含義。於是從淫穢亂語到動手動腳,他一步一步緊逼,逼莉莎到牆角,逼莉莎就範。他吃準莉莎有苦說不出,吃準這對親姊妹死要面子。(一)

移民局 美國 紐約

下一則

年邁但未凋零 疫情下美國二手書店逆境求生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