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國經濟似有望復甦 亞股多收漲

外星受控飛行 NASA機智號火星直升機成功升空

豹(五)

結婚六年了,床上生活平淡無奇,沒有任何創造性。更何況現在兩人都惦記著懷孕,嚴格按照《懷孕百科》規定的時間表來進行,每天早晚兩次測體溫、做記錄,科學規劃。他每次看到老婆測體溫,就想嘲笑她幾句,說她久病成醫,你中文系畢業的才女,現在已經成生理衛生知識的專家啦!什麼時候你去考個執照呢?

久病成醫這句,說了一次,羅丹哭了一整天,對他愛理不理一個星期,小柯絕對不敢再說了。

隔壁鶯歌燕舞的派對聲,沒過多久就會低下去。羅丹知道的,他們從來不在夜裡派對。喝香檳、放音樂跳舞,都是生命吶喊的先聲。羅丹有時心裡滿羨慕隔壁的,住同樣的公寓,人家過得多麼有滋有味啊!為什麼她和小柯卻總是身負人生重任的樣子呢?要讀書、要找工作、要生孩子……

小柯這時已經垂著頭,坐在床頭,用一個瘦瘦的背影對著羅丹。他穿著舊T恤,背都有點駝了。

小柯沉默著,過了很久,他推推假裝睡著的羅丹說:「欸!你想不想我們周末去城裡,住兩晚酒店,改善一下?我昨天收到一張酒店的推銷『苦胖』,買一送一。你要願意,我明天就去訂酒店,下周末,好不好啊?」

羅丹點頭再點頭,自從上次她流產,兩個人都沒有心思出門。

小柯躺下來,熄了燈,緊緊抱住羅丹。他的熱情中帶著對自己的歉意和憐惜,也帶著身體裡那個野獸的力量。他的頭髮裡是好聞的熏衣草洗頭液的香氣。羅丹把身體動了一下,跟丈夫貼緊一點。(五)

下一則

「鏡頭下的疫情」 北美華人攝影展報名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