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抗變種病毒!輝瑞測試加強劑 莫德納研發新疫苗 

里程碑!美已打5000萬劑疫苗 17%成年人接種

火車上的女人(七)

「你母親記憶裡的中國人、上海人,都是八十多年前的中國人、上海人。那時候的中國人、上海人,都還保持著堅定的正義感和強烈的同情心,所以他們自覺自願地拯救歐洲的猶太人。現在不一樣了,經過七十多年共產教育和強制改造,三代中國人完全變了,已經很少正義感,幾乎喪失了同情心。你母親要是來這裡,會非常失望。」

「真的嗎?我媽媽前些年來過很多次紐約,好像沒有你說的這種感覺。」

「只有我這樣的華裔,才對中國社會的惡化、中國人的墮落,有深刻的感受。」

安迪先生突然嘆口氣,大聲感嘆:「一個熟人都沒有碰到。」

我和傑妮相互對視一眼,不知道怎麼搭腔。可不是嗎?老人在這個街區住了幾十年,過去一定經常來這個街心公園散步。但那些他曾經熟識多年的街坊,都早已離世了,很少人能像他這麼長壽,活到一百歲。而且可以想像,安迪老人早年的鄰居裡,肯定沒有這麼多華裔老人,他當然一個都不認識。

慢慢走著,三轉兩轉,到了中飯時間。安迪先生指揮我推輪椅,走進街邊一家餐館。

「這家義大利餐廳,過去我和太太常來。」他坐到桌邊,拿起菜單,對我們說:「以前我跟這裡的大廚和服務員都很熟,現在一個都不在了,全換成年輕人了。而且菜單也都換了,不知道是些什麼東西了。」

傑妮和我都笑起來,老人腦子裡,裝滿著幾十年前的老骨董。

年輕的服務員過來,站在桌邊不走,逼著我們趕緊點菜。傑妮作主,三人分享一份通心粉、一個披薩餅、一盤馬鈴薯沙拉。(七)

中國 華裔 義大利

下一則

日藝術家村上隆 巨型雕刻出現街頭「花花親子」有活力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