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南加華人密集區多起搶案的嫌犯終落網 均有犯罪前科

婚禮上伸鹹豬手 葛謨性騷擾爆不停 辭職聲浪高漲

這個春天沒遲到(一一)

張玉鳳每天都睡不好,從最初的難以置信、震驚、慌亂,到分不清是因為擔憂同胞,還是憂慮自己。

有一天,她看午間新聞,餘光瞥到遺像上的衛國好像在皺眉頭,眼神關切。

張玉鳳覺得自己可能是老眼昏花了,又不能給女兒說,就去了廚房,一一清點冰箱裡和廚房地下堆放的食物,心裡算計著可以吃到什麼時候,哪天必須出門買點菜、去哪裡買,後悔採購得太少了。

恍恍惚惚收拾了半天,一直到天黑透了,女兒抱著孫女過來打開燈,問什麼時候吃晚飯,她這才發現,自己在廚房裡摸來摸去一下午了,一根菜都沒準備。

張玉鳳不敢出門,她聽說空氣中都會有病毒,不小心按了電梯,都有可能沾染上病毒。一旦病毒侵入,會迅速在體內繁殖寄生,再尋找更多宿主,全家人一個都跑不掉。如果體弱的、有基礎病的被攻擊,會破壞五臟六腑,最後不能呼吸,整個肺部感染發炎後,像溺水那樣極其痛苦、極其無助地死去。

不得不出門買點青菜的時候,她用牙籤戳電梯、戴雙層口罩,回家後消毒鞋底、換衣服沐浴。她用酒精把手上的皮搓得皺皺巴巴,粉紅的,極薄,碰到會痛。她怕自己出門帶了病毒傳給女兒﹐小孫女。她們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幾個人了,她餘生的寄託、生命的意義。

她總感覺病毒無處不在,環伺左右,隨時都要撲過來害人。她怕,怕得要死。

每日忐忑不安地煮飯、吃飯,心神不寧地睡覺,惶惶不可終日般一日捱過一日。從來沒有覺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這樣漫長,第一次覺得北京的霧霾如此壓抑。(一一)

北京

下一則

移民的語言掙扎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