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賀錦麗超吸金 24小時內募集到8100萬 創歷史新高

走線圈最有名家庭旅館首曝光 15元1晚 1戶擠12人

別了,胖墩

華盛頓潮汐湖畔的「胖墩」櫻花。(圖/作者半人番提供)
華盛頓潮汐湖畔的「胖墩」櫻花。(圖/作者半人番提供)

美國首都華盛頓潮汐湖畔的櫻花聞名於世,一百多年前,日本政府將三千多棵吉野櫻贈予美國,扎根在潮汐湖周邊,兒子到華盛頓工作不久,便安排我們一同前往賞櫻

那年,我們第一次置身花海,櫻花如雲霞般絢麗,花枝憑水臨風,花朵競相綻放。儘管歲月的風霜在這些百年老樹留下深深印記,樹皮斑駁粗糙,但大自然為它們注入了活力。幾處景點人潮如織,櫻花映襯著通體潔白的傑佛遜紀念堂(Thomas Jefferson Memorial),這座古羅馬神殿式的圓頂建築與湖面倒影相映成趣,櫻花簇擁著馬丁.路德.金博士紀念碑,黑人民權運動領袖的雕像在繁花似錦中,更顯莊重而神聖。

潮汐湖東南面有一棵矮小的櫻花樹,竟然也吸引了不少遊人,它只有一人高,樹幹上孤零零地長出幾條細枝,枝頭卻掛滿一簇簇櫻花。一名老先生細細地端詳,嘆了一口氣說:「可能不幸被雷擊中,今年仍拚命開花。」我心生憐憫,急切地詢問:「那明年呢?」老先生搖搖頭離去了。相比其他枝繁花盛的高大櫻花樹,這棵櫻花真像是一個「小可憐」。之後幾年,我雖然多次來到華盛頓,但都錯過了櫻花季,只是聽兒子說,它還是老樣子。

二○二○年新冠疫情爆發,華盛頓特區政府不僅取消了櫻花季活動,還奉勸民眾不要前往潮汐湖畔,連地鐵也不在附近車站停靠。沒想到,兒子長途騎自行車進城,他遠遠地站在黃色警戒線外,用望遠鏡找到了我心中牽掛的「小可憐」,並告訴我:「媽媽,它還活著,還開著花呢!」

幾天後,兒子傳來了「小可憐」的照片,並說:「媽媽,它叫Stumpy,不再可憐了,現在它已經成為網紅了。」我對兒子說:「Stumpy?胖墩這名字取得真好,太形象了。」從專業攝影師拍攝的照片中,可以清楚地看到「胖墩」的樹幹空空如也,只剩下一層樹皮,但依然綻放著美麗的櫻花。

在那段病毒肆虐、人心惶惶的時期,「胖墩」依然在充滿挑戰的環境中頑強地生存著,它超強的生命力深深觸動了人們的心弦。我把這張照片轉發給親朋好友,而後又不斷地分享網友對「胖墩」的感言,那時「胖墩」成了我們心中勇敢與堅持的象徵,它挺過了一年又一年,漸漸地,只剩下了半邊樹皮支撐著它。疫情過後,湖畔東南面的「胖墩」便成了人們打卡的熱門景點。

今年暖冬,春風未至,櫻花便已盛開,三月中旬兒子去賞櫻,傳來了「胖墩」的照片,它背後的華盛頓紀念碑在花海中高聳入雲,兒子說:「媽媽,今天我排了很長的隊伍才拍到『胖墩』。國家公園管理局決定移除這裡的一百多棵病樹,從五月開始,一項耗資一億三千三百億美元的大規模修復工程即將啟動,重建加固海堤,拓寬湖畔步道,徹底解決海平面上升導致周圍樹木死亡的問題。」

得知今年是「胖墩」最後一次向世人展現美麗的身影,許多遊客從四面八方湧到潮汐湖畔看它最後一眼。剛滿周歲的小孫女也來了,她第一次見到如此壯觀的花海,熙熙攘攘的遊人,特別是可愛的「胖墩」,讓她看得手舞足蹈,非常興奮。

兒子高興地告訴我們,國家植物園計畫對「胖墩」進行基因研究,以了解其生存能力的奧祕,最終將重新種植在潮汐湖畔。「So long,Stumpy」小孫女也跟著大人們,不停地向「胖墩」揮手。別了,胖墩,雖然依依不捨,但也欣慰不已,「胖墩」將生生不息。

疫情 繁花 賞櫻

上一則

我的老營長(上)

下一則

參觀探索博物館隨想錄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