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7月起入境中國查手機 中提3原則:不查普通人

史密森尼國家動物園官宣:2隻大熊貓年底前返華府

掃墓

一年一度的清明節到了,這個季節是常下雨的,正像唐代詩人杜牧寫的:「清明時節雨紛紛」。美國西雅圖清明節這天沒下雨,可是天氣陰沉,烏雲密布,我比弟弟們還先到達爸媽的墓園。有幾個月沒來了,在那廣闊靜謐的墓園裡,幾乎每一座墓前,都擺放著怒放的鮮花,一眼望去,就像一座美麗的花園,使人感到欣慰。

因為有不少新的墓碑擋住我的視線,我找了一會兒才看到爸媽的墓碑,我抹去墓碑上的灰塵和鳥糞,墓碑即刻光錚錚,可是卻是那樣的冷冰冰。我想起小時候唱的一首兒歌:「一個小姑娘,穿著花衣裳,外面冷冰冰,裡面熱得燙。」其實說的是當時的熱水瓶。我此刻想,雖然墓碑如此冰冷,但墓地埋葬的卻是曾經熱燙的兩個人啊!他們對我們、對家庭和人們有著那麼熾烈的愛,令人感懷。

爸爸喜愛文學,感情非常豐富,法國作家司湯達(Stendhal)的墓誌銘:「活過、寫過、愛過。」就像在形容我爸爸。媽媽是一個性情溫婉、容貌秀麗的女性,記得我們小時候住在中國,爸媽有時也會鬧意見,可是每次都是媽媽先打破僵局,她常對我們說:「你們任何時候都要記住,不可含怒到日落。」因為爸媽的相親相愛,使我們家庭氣氛和睦,其樂融融,我們的家風曾吸引了眾多友人到家裡作客,並和我們成了好朋友。

爸媽比我們先移民來美國,為了給子女開路,他們吃了許多苦,年紀不輕了還在工作。因為有信仰,從來不抱怨生活,而是非常喜樂平安。在爸媽晚年時,後面幾年是我陪伴他們,有幾件事情我感到非常後悔。媽媽有耳聾的毛病,有時候我會對她的重複發問感到不耐煩,至今我仍會反省自己,為什麼不給她早點安裝助聽器呢?她生活在無聲的世界裡,很快地就罹患阿茲海默症,讓我很自責。

爸爸一直想回中國一次,我卻沒有機會陪他回去。媽媽喜歡太陽,我曾想陪他們去夏威夷欣賞海島風光,可是終究沒有去成。除了這些以外,我想我從小到大,不知道讓他們傷了多少心?因此,我每次到墓園,都會感到心碎,時光不能倒流,唉!我不能盡孝了,未達成的心願,成了自己永遠的遺憾。

當我到了墓碑的另一面,在雙手合十的祈禱圖像下,那是一段他們最喜愛的經文。那充滿能量的話語就像藥膏一樣,塗抹著我疼痛的心,安慰著我憂傷的靈,使我內心發熱,全身充滿力量。

爸媽是存著堅定的信心走的。我們也將像他們一樣,這是多麼美好的盼望。墓地上寒風凜冽,一朵朵小花在風中傲立含笑,一棵棵萬年青高聳入雲,我似乎聽見萬物都在唱歌,地面升騰到雲天之上了。

阿茲海默症 夏威夷 移民

上一則

逆向心理

下一則

迷路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