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大腸癌年輕患者 就醫時70%已末期…「最小14歲」

衝上100℉ 紐約今夏首波熱浪來襲 「危險天氣展望」預警發布

我家的煮夫

我自幼受了讀書為要的家教和古訓,加上有廚藝高超的奶奶當家,結婚前一心只讀聖賢書,沒下過廚房,自然不會做飯。

新婚蜜月,想像著夫妻應該同甘共苦、相互扶持,於是第一次陪先生下廚,以為至少可以在一旁當幫手。我從洗菜、切菜、煮飯開始學習,努力當個稱職的主婦,許下一個美好的願景。

不料我被嫌棄礙手礙腳,連當個幫手都不稱職,只能識相地退出。當然,飯後洗碗、打掃等還是自覺地承包下來。於是在廚房裡夫唱婦隨的美夢,就這樣很快地幻滅了,取而代之的是能者多勞,各司其職。

有了孩子,又一路輾轉來到繁忙的矽谷(Silicon Valley),逼上梁山,學會了燒些簡單的菜餚,最後仍因小孩更喜歡爸爸的廚藝而退出廚房。

每逢請客,先生更是義不容辭,我則忙些其他家務,不知不覺將一切家務明確分工。有時感覺我們彼此更像「室友」,自己忙忙碌碌,對方似乎渾然不知;反之亦然,對方焦頭爛額,自己也視而不見。

我和先生都來自中國上海,但口味其實很不相同。先生喜歡水產海鮮,口味清淡,不愛甜食;我則更喜歡濃油赤醬、肉食與甜品。先生的廚藝得到不少朋友的稱讚,我也滿喜歡的,但時間久了,還是會嘴饞以前奶奶燒的各種經典菜,便向先生描述思鄉情懷。先生嘗試著做,口味有幾分相似,先生嘗了也自認不錯,但我能查覺到,與他的口味風格迥異,不會是他的最愛。

先生買菜,見到海鮮就情有獨鍾,見到甜食則視若無睹,害我黯然傷神,獨吞口水。但凡我去菜場,先生則嘮叨盡買些垃圾食品回家。慢慢地,由於各自忙於工作,外加小孩、家務各種雜事纏身,買菜之事也變成先生獨挑,我們又少了一件共同做的事了。

幸好上餐館時,我幫先生點海鮮料理,也可幫自己選個飯後甜點解饞。席間雙方還能趁機誇大其辭地饞對方一把,總比各奔東西、自己去找餐廳來得好。

有時我暗自將奶奶的料理和先生煮的互相比較,雖然都是每頓四菜一湯,奶奶做菜更像宴席菜,總是令人垂涎三尺。儘管那時很窮,魚肉都要憑票供應,但醋溜黃魚、冰糖元蹄、椒鹽排骨、螞蟻上樹、粉蒸肉等等,一有機會,奶奶就變著花樣來。

而先生煮的料理,更像是尋常百姓的家常菜,有時興致來了,紅燒肉下墊上一片綠葉青菜,倒也別出心裁;有時則是粗茶淡飯,泡飯配上皮蛋、肉鬆、醬瓜等幾碟小菜,雖然不及電視劇「繁花」裡的「寶總泡飯」那麼考究,卻也可口。

夫妻相處久了,久而久之,我也開始品嘗出海鮮的鮮美,而先生也接受了不太甜的甜品,至少陪我去咖啡館時,不再惦記著海鮮館。

有一天,先生說,其實他也不喜歡做飯,若興之所至偶一為之,烹鹹煮淡、搭葷配素,倒也有趣。無奈每日三餐,慢煮不敵快吃,餐巾一抹,轉思下頓食材配料、烹煮時序火候,實乃「過一天,做一天,永無止境。」

一直以為先生喜好烹飪,才知其勉為其難,不覺汗顏。我也曾幾次心血來潮想著精進廚藝,亦可幫先生減輕壓力,但終因沒有任何成就感而淺嘗輒止,半途而廢。三十多年來,先生數十年如一日,負任蒙勞,停辛佇苦,得以免去我柴米油鹽之煩惱,我很惜福知足。

咖啡 矽谷 繁花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鏟蚯蚓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