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與紐西蘭總理會談 李強宣布把紐西蘭納入單方面免簽國

足球/梅西不參加巴黎奧運:職業生涯終點在邁阿密國際

和外公一起吃麥當勞

一到達台灣的桃園機場,第一件事就是上網搜尋台北可以打卡的美食餐廳。這次趁著到亞洲出差的機會,利用兩天空檔回到台灣,除了能夠看看外公,也可以順便品嘗懷念許久的台灣料理。

自從外婆過世以後,外公就一個人獨居。到了外公家,他一看見我,就開心地說:「走,外公帶妳去吃麥當勞。」我一聽,差點笑了出來,我已經二十四歲,不再是小孩子,而且我有想吃的網紅店,心裡盤算著該怎麼拒絕才不會沒有禮貌。

外公接著說:「以前妳還在台灣念幼稚園時,只要去接妳放學,妳都會吵著要吃麥當勞,如果我不答應,妳就在學校門口大哭大鬧說肚子餓,我只好悄悄地帶妳去,不敢讓外婆知道。不然外婆會把我臭罵一頓,說我害妳吃不下正餐,造成營養不良,會長不高。」為了不想推辭外公的好意,我只好勉為其難地答應外公的提議。

和外公一起走到了我小時候常常光顧的麥當勞,入口處還是站著麥當勞叔叔的雕像,和以前一樣,露出大白牙迎接每個客人。踏進門口的那一瞬間,彷彿回到了十九年前,那時的外公,總是上氣不接下氣地奮力拉著一路直衝到麥當勞的我。

回憶那段時光,等到外公點完兒童餐,我就會迫不及待地坐在靠窗位置,心裡估算著,這樣每個從窗外經過的小朋友,就容易看見我開心地吃著兒童套餐,也會羨慕我得意地玩著兒童餐玩具。

走進了喧鬧的店裡,我跟外公說:「外公,今天我請你吃漢堡,我開始賺錢了。」於是外公選了以前我們最喜歡的靠窗座位。過了幾分鐘,我端著薯條和漢堡來到外公身旁,看見他竟然歪著頭睡著了。

我仔細看著外公,他的嘴巴微張,嘴角掛著些許口水,眼窩凹陷了一些,下巴留著零星的白色鬍渣,手肘和脖子都貼著疼痛貼布,腳上球鞋破了幾個小洞,褲子膝蓋部位一團團縫補的白線特別明顯。八十歲的外公,努力地生活著,他盡力地照顧好自己,不讓親友擔心。

一聲驚天的喇叭聲,吵醒了外公,我們開始吃著漢堡。外公對我說:「自從外婆走了,我從來都沒有夢見過她,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?其實我今天是故意帶妳來吃麥當勞的,我想試試如果外婆知道了,會不會像以前一樣生氣,而來質問我,為什麼沒有帶妳吃營養的正餐,這樣我就可以再一次聽見她罵人的聲音,看見她凶巴巴的樣子。」

我拿起手機,在社交媒體分享了好幾張和外公大口吃漢堡的自拍照,並且寫上:「外婆,外公今天帶我來吃麥當勞,您看見了嗎?」從此以後,我和外公約定好,每次我回來台灣,一定要一起來吃這家我和外公專屬的麥當勞。

麥當勞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鏟蚯蚓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