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等待PCE通膨報告 道指連跌三日

沙漠棄屍員工 洛杉磯華裔老闆判一級謀殺

美國外婆

五十多年前我自費來美國留學,只能申請最小、最便宜的學校就讀,我的全部家當就是兩千五百美元,買完機票後剩下這兩千多元,只夠付奧克拉荷馬州立中央大學一年的學費和住宿費,因此,一到學校我就立刻找打工的機會。

後來我打聽到可以跟著宿舍裡的中東女學生們,去大學旁邊的養老院當大夜班護理助手,這個工作是在半夜裡查房,替失智老人換床單和尿布,勞心又勞力。工資是一個小時一塊多,一個周末可以賺二十美元,在那時候已經算是很多錢了,讓我高興得不得了。

平常周一到周四晚上,我都到學校圖書館做功課,我喜歡在二樓的角落讀書;那個角落很少有人過來,最常走過來的人是一位和藹可親的中年白人婦女,經過她自我介紹,我才知道她是圖書館副館長桃樂絲女士。她對東方文化特別感興趣,經常問我有關中國的事。

當她在報紙上看到中國新年有送紅包的習俗,還特地用小孩子勞作的紅紙做了一個長信封,裡面放了兩美元給我,讓我好感動。當她知道我得在養老院上夜班來賺取生活費時,她立刻替我安排了在圖書館當工讀生。圖書館的工作比在養老院做苦力好上千百倍,我真是撿到了天上掉下來的餡餅。

畢業後有一年的實習簽證,正好可以等待未婚夫來美國留學,桃樂絲知道我得搬出宿舍,她立刻邀請我去她家住。桃樂絲年輕時就守寡,她帶著一兒一女靠自己的本事養活全家人。當我住進她家時,她不但每天供應我三餐,還開車帶我一起上下班,每個月只收我二十五美元。我住進她家以後才知道,桃樂絲還有一位八十多歲的老母親住在療養院,她的情況很不好。桃樂絲每次從療養院探望母親回家後,心情都糟到眉頭深鎖。

過不久,桃樂絲的母親過世了,她告訴我,她按照母親的遺囑,把遺體捐給醫學院。我那時候很年輕,不敢相信有人會這樣做,更難相信桃樂絲會成全她母親的遺願,甚至私底下認為她有點不孝,怎麼會同意把母親的遺體捐給醫學院?

後來我的未婚夫來美國了,我們馬上在大學教堂舉行了婚禮,婚禮結束後我隨著先生到德州去讀書。我們才去了一個月,桃樂絲就親自開了好幾小時的車來德州探望我們。先生放寒暑假時,我們也會回奧克拉荷馬去探望桃樂絲。她雖然是我學生時代打工的大老闆、後來的房東,但是她更是個慈祥的長輩,對我們夫婦照顧有加。先生得到學位後,我們因為先生的工作愈搬愈遠,但是和桃樂絲的聯絡從來沒有間斷過。

我的兒子們相繼出生後,桃樂絲高興的說她升級當外婆了,孩子們都把桃樂絲稱做外婆。大兒子小學和初中畢業時,桃樂絲雖然年事已高,還是不辭千里、親自來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。後來桃樂絲在做換膝蓋關節手術中過世,讓我們震驚莫名。桃樂絲的子女告訴我們,她的遺願也是把大體捐贈給醫學院。我不感到意外,心裡只有對她的大愛尊敬有加。

現在我自己也走到了人生的秋季,回想我們全家受到桃樂絲多年來的照顧及恩惠,一直沒有回報,只能在心裡永遠懷念,紀念這位孩子們口中的美國善良外婆。

圖書館 醫學 養老院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與親人的持久戰(二)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