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梅西百貨退出 出售現有物業 重創金山經濟

中國前外長秦剛辭人大代表 港媒:可能平安著陸

一生一世

在鐘表上,十二是正午或子夜,既是一個循環,也代表一個圓滿的周期。這一天我選擇一張十二人的大桌,在餐館中安排了聚會,右邊是坐著老朋友群;正對面是新生代,一對年輕夫婦挾著新生兒的喜悅;左邊是我的新朋友和我的一兒一女,每個位置都象徵著生命中的重要里程碑,有如鐘表。

老朋友們來自波基普西(Poughkeepsie),當時,我們以為世界只有一個王國叫IBM,人生也只有一個舞台,所以我們盡心盡力地在赫德遜河畔扮演自己的角色,攜家帶眷去參加新春晚會,精心地去採訪每個新來的成員,在彼此的祝福中度過每個節慶。

直到公司宣布裁員,我們眼中的王國忽然破滅了,萬分無奈地各奔東西,卻始終抓緊了聯絡電話,不論多麼忙碌都要找時間相聚。我們說好的彼此永遠不輕易放手,這個諾言遠比公司給予的承諾還要穩固。

曾經為了履行諾言,我辦了一次年輕人的聚餐,不料一轉身,竟然代替月老牽了紅線,撮合了一對夫婦。當年因為不敢吃辛辣,我斬釘截鐵地立誓:「永遠不嫁給湖南人。」 結果不僅當了湘人媳婦,還當起紅娘,千里姻緣一線牽完成任務。我欣慰地望著眼前幸福的一對,心想如果天下有情人都能適時邂逅結緣,世界該有多麼圓滿。

緣分總是奇妙地把人緊牽在一起,在健身中心結織了一對新朋友,年齡小了一輪,卻總在一旁提醒我們,今年報稅了嗎?體檢做了嗎?在他們的督促聲中,及時交了作業,更分享了旅遊見聞,面對蒼茫人生,在他們陪伴下,我們不再寂寞。

從兒子和女兒相繼搬出家裡後,寂寞和孤單縈繞著空巢,他們偶爾返家,也只是蜻蜓點水,匆匆來去;這一回,我慎重地告訴他們,這樣的聚會每隔十年才有一次,我釋出十二道金牌將他們一一召回。兒子忙著在蛋糕上點蠟燭時,燃亮了往事,每個孩子的生日會總是熱熱鬧鬧地舉辦,有時在迷你高爾夫球場,有時請來了布偶劇,找來鄰居好友在家裡慶生。

三十多年的歲月,從紐約到加州,青澀的年紀終於挑起了一個家庭的責任,瞬間想起了自己尚未完成的家庭相冊,雖然只是雪泥鴻爪,也得留下一些延續血脈的老故事。

想當年沒有血糖、血脂以及膽固醇的三高危機,臉上全是滿滿的自信,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時,總覺得睡眠和休息是糟蹋了時光。隨著年齡增長,依然揮霍著有限的精力,忙著從斜槓人生中找出自己的價值,卻力不從心。

經歷了跌宕起伏的職場生涯,升格為祖字輩,在跑道的末端坐看雲起時,也欣賞著瑰麗的晚霞,戀戀不捨地在彼此身上找尋青春的影子。

十年前聚會時,他們說:「妳看來好年輕啊!一點都不顯老。」十年後,依然重複著相同的話,我們都笑了,笑出了一臉皺紋。

世事無常,人生苦短,但是我們依然將灰姑娘的故事代代相傳,延續美好的情緣,在十二點鐘聲敲響之前,把握當下,努力創造不同版本的童話,也姑且相信「永遠不老」的善意謊言,像圓桌武士般站起來,滿腔熱誠地舉杯。

十二是「朋友」也是「家人」的筆劃,它是一個令人難忘的代碼,我的右邊是前半生的承諾,左邊是後半生的盼望,家人和朋友支撐起這充滿感恩的壽誕,湊成了平凡而溫馨的「一生一世」,筆劃也是十二劃。

加州 健身 三高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相冊裡的故事(上)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