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封面故事/首次擔任陪審團員 就遇上名案件

美國如何判斷中國是軍演或侵台?AI能幫忙

黑眼蘇珊的復活

黑眼蘇珊。(圖:作者風行提供)
黑眼蘇珊。(圖:作者風行提供)

前年秋天,朋友送了一盆含苞待放的黃菊花,為了讓蕭瑟的秋日增添些暖色,妻子將花種在門前的兩小塊空地上;誰知一夜之間,黃菊花卻暖了小鹿的胃。

第二年春天,我難得主動將那兩小塊地的雜草拔得乾乾淨淨,不料,卻積極過了頭,被妻子斥責一番,因為我拔的是重新長出的菊花苗;無奈之下,只好從房子別處移栽些繡球花填補空白。繡球花的枝葉長得挺旺盛,不知為何卻不開花,只能當作綠色植物欣賞。

今天開春,櫻花樹率先披上潔白的輕紗,接著是樹旁黃色的水仙,房前紫色的鳶尾、紅色牡丹、紅白杜鵑,以及粉紅色的百合相繼登場,一時間奼紫嫣紅,似乎連空氣也被染上色彩。但繁華過後,一切歸於平淡,樹葉逐漸掉落,秋天在不知不覺中來了,有一天下午,我打開不經常走的前門取包裹,忽然發現門前長出了黃菊花,這景象讓我驚呆了,怎麼可能?它可是頭年被斬首、次年被掘根了啊!如今竟能復活?這是斬首除不盡,秋風吹又生嗎?黃菊花卻毫不在意我的驚訝,歪著腦袋開心地衝著我笑。

我把這驚奇的發現告訴妻子,她也驚嘆黃菊花頑強的生命力,並且說,此花是黑眼蘇珊。我曾讀過資深作家龔則韻女士的散文集《芳華路上》,其中有一篇〈唯美黑眼蘇珊〉提到過黑眼蘇珊是馬里蘭州的州花。上網一搜,方知黑眼蘇珊自一九一八年以來,一直是馬里蘭州的州花,它當時與被稱為「加拿大一枝黃花」的秋麒麟草激烈競爭州冠,只因二個原因才使其當選。一是哈維Bomberg州參議員認為,黑眼蘇珊與州旗的顏色相般配,能體現出州旗上卡爾菲特家族徽章的特色;二是有些馬里蘭的居民認為,此花的黑眼可以代表「凱撒的黑眼圈」。

看來,馬里蘭州人對此花的認識遠不如中國人深刻。千年之前的南宋女詞人朱淑真就讚揚黃菊花「寧可抱香枝上老,不隨黃葉舞秋風」,入骨三分地刻畫了菊花不與世俗同流合汙的高潔品行。而如今我又發現了其驚人的生命力,是否也能為其傳奇的一生,添上了一筆新彩?

黑眼蘇珊出自美國本土,屬於葵花家族,很像葵花的精緻版,它雖遠遠不及其他菊花華貴雅致,但我依舊喜歡它。看來,真正的喜歡並不依賴於外表,而是其內涵,此花是常見於田間或路旁的野花,其生命力之強可見一斑。

自然界中常有逆天的惡劣環境,但不少植物總能從中找到生存之道,唱出大自然交響樂中高亢的音韻。而自稱高級生物的人類呢?卻經常會動用趨利避害的智慧去逃避逆境,然後抱怨生活的不公,大家認為,黑眼蘇珊的智慧有比人類差嗎?

馬里蘭州 加拿大 交響樂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小站情結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