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AIT華府總部宣布 谷立言將接台北處長

法官的陪審團指示 可能改變川普封口費案結果

簽證呀簽證

周一早上兒子去中國大使館申請簽證,中午回到家一臉沮喪,總之,被「刁難」;他提到,問這又問那,問了一大堆無關之事,沒簽下來。但是只要再補好一些資料,三天之內都可不用預約地直接去排隊。

是「美中競爭」導致簽證困難又被刁難嗎?兒子來跟我抱怨又訴苦、討論兼央求,或許老爸代替去簽,以中文溝通比較容易簽下來?兒子正在工作,請假不便,我剛好有時間,就答應「跑腿代辦」了。

三天之後,帶著兒子備妥的表格、資料,代子簽證去也。簽證處早上九點三十分開門營業,我十點五分抵達,在附近住宅區找到了兩小時免費停車的車位。安檢、入場,拿了號碼三十七號,隨後就是漫長的等待。有五、六個窗口在運作,幸好我帶著書本去,隨遇而安,隨讀而靜;位置一步一步向前移動,到了中午,只留一個窗口在辦公,我趁機去移動車位,回來之後繼續排隊。

終於輪到我了,將一疊文件遞入小窗口,簽證員一頁一頁地看,並說:「我知道他,三天前來過,怎麼沒有帶出生證明的影印本呢?怎麼還有手寫的呢?」「有三天前的舊表格嗎?我在表格上都寫著要補帶的東西呀。」太糗了,總之被拒絕了。簽證員很有耐心地在表格上寫著:「更新填表,要出生證明影印本。」

回到家後,跟兒子要來了三天前的舊表格,上面真的清清楚楚地以中文寫明要補充的材料。趕快叫兒子再次填寫、印出,補充好資料,隔天我再去,要更早出門去占前面位置。

第二天一早我已熟門熟路,九點鐘即抵達。門口已有一長串人排隊,趕快加入隊伍,前面約有十多人,排隊、休息、等候、閒看、聊天和喝咖啡,我後面陸續有人補上隊伍,愈來愈長,這是為了旅遊的報復性簽證嗎?

等到接近九點三十分時,使館的服務人員出來講解流程、發口罩等等,一切井然有序。順序入場,我拿到了十號的牌子,因為我是再次遞件者,直接排到六號窗口的等候線,我是第三位,不到半小時就輪到我了,我將文件再次遞上,她在第三頁的姓名欄中又畫圈、又畫線、又更正。

「怎麼還有修正液塗改呢?」她像是在對不聽話的小學生說話,「根據他的美國護照,他是沒有middle name的,given name也要跟美國護照一模一樣。」是錯了,她說得完全正確,說得讓我有點無地自容。「一定會改正。那後面其他部分都沒問題吧?資料都齊全了吧?」她連看都懶得再看下去,直接把所有文件退出窗口,要我填正確之後再來。她的作為我完全理解,因為後面還有一長串的等候線。

我再次鎩羽而歸,也讓兒子灰頭土臉,整個周末他花了不少時間,一頁一頁、一欄一欄地仔細填寫、校正,還請他的邀請人(在南京工作的女友)一同協助審閲、確認。兒子也請我幫他校正,我推說表格字太小,我只是送件工、代辦員。

隔一周的周二一早,我第三度出發,搶到六號窗口的第一人,那位簽證員肯定都認識我了。她一頁一頁地翻看、一欄一欄地勾、點,態度仔細認真,「有他的舊護照吧?」「有!」幸好兒子都考慮到了,他大學時曾去北京教英文,所以將那時的護照一併準備了。她又印了這文件,並退還給我驗證過的某些資料,約十分鐘,將我成功地處理完畢,最後說:「再五天來繳錢、取件。」

四度簽證(加上兒子那一次),終於成功地遞件了。兒子得知後興奮地說:「太好了,謝謝。」疫情期間,他與女友被分隔在中美兩地,成了三年的「微信朋友」,無奈、相思、又盼望,這回簽證過了,總算可以見面了。

簽證 微信 北京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徵文╱我的興趣愛好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