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在美買房「像玩不會贏的遊戲」隔4年市場天翻地覆

竊取女性社媒帳號、隱私照威脅勒索 華男被控9罪

我的斷捨離

我是個喜歡清理東西的人,原因是我享受丟棄不需要的東西後那種輕鬆快感。以前先夫常怪我丟東西丟過頭了,連不該扔的也扔掉。有時他想用的東西,屋裡遍尋不著,便知道已經被我捐了或扔了。既然失去的東西已不可挽回,懊惱也無益,他只有換個方式,以其他的物件取代。他說我這個壞習慣,不時在挑戰他的變通及適應能力,偶爾他也會為自己窮則變、變則通的創意而驚喜,因此到頭來,好像也沒有什麼事過不去。

近日一位老朋友心中有事悶得慌,約我出去喝咖啡散心,兩人到了市區漫不經心地閒逛著,一同走進一家我們過去都很熟悉的家庭用品店。自疫情延燒以來,我已經有四年多未曾踏入這家店門了。走馬看花地瀏覧著店內與疫前不同的陳設,看到一套精巧的不銹鋼小鍋時,兩人不約而同說真好看且實用。朋友示意她想要這一套小鍋,隨之又自嘲,家中早已有足夠的大小鍋了,卻仍見到好鍋就想買,買多了又不見得用得上,她為這不良的嗜好感到糾結。

我說我們到了這年齡,該是斷捨離的時候了,多買進只有多堆積,豈不是徒傷神?她從善如流,便自我期許,從今以後她想要的東西如果不是必需品,欣賞看看就好,不一定要擁有。我倆會心一笑,雙雙空著手離開商場,心情卻無比充實又輕鬆俐落。

回到家,我先到信箱中取出一疊廣告和信件,進門後脫下鞋,正好手機電話響起,便不經意地將鞋隨手暫放門邊的紙張回收籃內,準備聽完電話就將鞋回歸鞋架上。聽電話的同時,我順手將垃圾郵件全扔進回收籃裡。隔天出門前,我提著滿是紙張的回收籃逕往社區的大回收箱,將它傾倒得一乾二淨。

過了些天,我想穿那雙鞋出門卻遍尋不著,百思不解,鞋子怎麼可能不在鞋架上呢?就在我轉身瞥見空空的綠色回收籃時,頓時心頭一揪,一切都明白了,我硬是把自己最喜歡的一雙舒適平底軟皮鞋無心地倒入回收箱了。

我洩氣地坐在椅子上,默默惋惜我的那雙好鞋,抱歉它就這麼莫名其妙被我丟棄了,它的命運竟是短暫得寃枉。往後的幾天,我每穿上鞋就想到失去的那一雙。

年輕時我喜歡買鞋,常身體力行那句調侃女人的俗話 :「女人不論鞋多鞋少,永遠都還缺一雙鞋。」十多年前我早已不再年輕,也不需要那麼多鞋了。搬入公寓後,切實體驗到東西不需要多,夠用就好,便不再對身外物多留戀了。於是開始著手將要捐出或要丟棄的東西逐漸請出家門,除了必要的用品,絕不多添加身邊的物件成為以後的累贅。

然而那幾日,我怎麼會為區區失去一雙鞋而耿耿於懷呢?某天我突然茅塞頓開,豁然有了了悟:當知緣分不強留,要能捨才能得,生活中除了必要的,身外之物愈少愈好,如此非但省了許多牽纏掛礙,保持簡潔清爽的居家環境,身心方能輕鬆自在。因此也不再責怪自己扔鞋的疏忽,對斷捨離的釋然有了另一層認識。

我們能從容簡單地過著平淡的日子,就是善待自己的暮年。

疫情 咖啡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我的貓貓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