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紐約州新財年預算 府會達成初步協議

拜登夫婦公布報稅資料 去年賺61.9萬元 白宮暗諷川普

騎馬「天盡頭」

從北半球的西雅圖出發,飛越赤道,抵達地球的南端。晝夜奔波後的第一件事,居然是學著擇一「良馬」,從相近相親,到馳馬曠野,學習在世界的「天盡頭」(Fin del Mundo),人與自然和諧共處,與動物和睦相待;於是我有了第三次的馬背經歷。

二○一九年,在呼倫貝爾大草原,我第一次騎上馬,領略胡騎馳騁疆場的酣暢淋漓,口中吟誦著那首家喻戶曉已流傳千古的《木蘭詩》中的名句,「旦辭黃河去,暮至黑山頭,不聞爺娘喚女聲,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。」,在同一片土地上,感悟千年前巾幗不讓鬚眉的颯爽英姿。

第二次,騎馬走優勝美地國家公園旁的崇山峻嶺之中,一家六人騎馬顛簸在陡峭山路上,途中的心境跌宕起伏,寫文《走馬觀景》,記錄下的美好分享給大家。

如今第三次騎馬,在南美洲的一個馬場裡,從選一匹馬開始、親近馬、為牠梳馬毛、配鞍韉、繫轡頭;到登馬背、握韁繩、學平衡、策馬行;最後伴馬踏上綠地、行走石路、穿過曠野、涉越水潭。三個小時的馬背行,我從緊張到收放自如,從緊拽韁繩到任馬帶我或悠步、或小奔、或駐足,愜意至極。

我騎的馬是一匹棕黃色母馬,有一個很美的名字,叫「莫絲卡」。騎馬前,我聽懂了馬場主人林妮簡潔的第一課講解:「首先騎手要親近馬匹,讓馬了解騎手,騎手不會傷害牠;其次讓馬熟悉人的氣味,馬有兩處盲點,一是馬雙眼間的前方,二是馬的尾巴處。陌生人如果置身這兩處,可能會遭到馬蹄爆踢。」

我學的第二小課:林妮為了讓我們親近馬匹,讓大家開始給馬梳刷蛻下的背毛,馬的舊毛需要一兩周就刷一下,因為脫毛令馬身搔癢,不處理,兩馬在一起時就會相互蹭癢,造成馬匹之間的傷害。

林妮告訴我:這匹馬是她五歲女兒的坐騎,今年已有二十六年馬齡,馬的壽命一般是三十五、六歲左右。過了年,就要回歸馬場退休,不再作為旅遊馬匹服務遊客了,也因林妮常帶女兒一起騎馬,我騎的莫絲卡習慣與林妮的白馬並駕齊驅。

我又發揮我自來熟的品格,打開話匣子,跟她聊起了天,從馬到人,從景到物,從家人到教育,一切皆是話題。她是一位健談的年輕人,她說她出生在智利首都聖地牙哥,從小的夢想就是擁有幾匹馬、幾隻狗和幾條「腿」,她大學主修生態旅遊,終於有一天,她來到智利最南端的地方,實現自己的夢想:結了婚,擁有四條狗、六匹馬,還有一雙兒女:五歲的女孩和兩歲的兒子。

在她的敘述中,有悲有喜。悲在這三年的疫情中,她的馬場旅遊生意全沒了,連買馬草的錢都不夠,好在朋友相助,她把馬匹寄養在朋友的天然馬場裡,度過了難關;喜的是我們給她帶來今年第一筆生意。

林妮是一個熱情、善良的經營者,整個過程中,侃侃而談,騎馬結束後,她給我們煮了咖啡,準備點心,最後還介紹了智利的茗茶、茶杯、茶匙和飲茶儀式。

疫情 咖啡 退休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活動鉛筆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