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暴風雪襲加州內華達 州際公路關閉數萬家庭斷電

加拿大讀博中國留學生 參加搏擊賽被打成植物人

史丹福大學

我被公司外派到矽谷後,即愛上「史丹福大學」。一進入校園,兩旁又高又大的椰子樹,迎面對你招手揮舞,和我母校台灣大學的椰林大道一樣美麗,聊慰思鄉之情。

雖身處異國,人生地不熟;但感恩的是在教會認識一群朋友,主日崇拜後,相約到大學路的餐廳享用飯食;下午再到校內,綠草如茵的橢圓形園地打沙灘排球,恍如回到學生時代,盡情享受陽光下的歡愉,那是我日以繼夜上班後的一周亮點。

親朋好友來訪時,我必帶他們逛校園、登胡佛塔、賞鐘琴;校園正中央是代表性地標,紀念創始人Leland Stanford而建的教堂,羅馬式建築、拜占庭式裝飾,內外皆金碧輝煌;庭院中羅丹的「加萊義民」雕塑,將校園襯托得獨具一格;還有時間就去康托爾藝術中心,再賞羅丹的沉思者雕像,與其花園裡二十件戶外作品,館內並闢有專室展示史丹福家庭與大學的歷史故事。

史丹福是鐵路大亨,曾任加州州長,後任國會參議員直至過世;與妻於一八八五年創校,是為紀念唯一的兒子十五歲因傷寒病逝。有人問,「沒有這悲劇發生,就沒有史丹福大學?也沒有矽谷?」美國高科技歷史得重寫,兩位矽谷之父Frederick Terman & William Shockley皆在史丹福大學任職過;史丹福研究園區 (Stanford Research Park),至今仍被稱為「矽谷的引擎」。史丹福大學不但作育英才,且造福世界,我即是受益人之一,得以踏入電腦界,來美定居。

我與夫婿傑因參加朋友在校旁教堂舉行的婚禮而相識;婚宴設在校園後山的別墅,傑邀我跳一支又一支的舞後,有機會繼續交往,並踏上紅毯,回首一路走來,多受其祝福。

史丹福大學是全美校區廣闊的大學之一,後山不但大且美,建校之前是一片農場,拉古尼塔湖 (Lake Lagunita)即是灌溉用的人工湖,旱季無水;雨季湖水盪漾,生氣蓬勃。疫情期間,傑與我常到圓碟山(Stanford Dish)健行,一個供研究用直徑一百五十英尺的碟形電波望遠鏡。走在山徑上,一邊俯瞰校園,另一邊近觀灣區西岸的聖塔克魯茲山脈,視野遼闊,心曠神怡。

SLAC國家加速器實驗室也在後山,主加速器長達兩英里,頗為壯觀;我剛來矽谷即跑去參觀,增廣物理科學領域的見聞;現仍開放供有興趣的民眾報名參加講解員帶領的導覽。碧玉嶺生物保護區 (Jasper Ridge Biological Preserve) 占地一千一百九十英畝,喜愛大自然,想對生物研究進一步了解的朋友,也可上網聯繫,到此一遊。

學海無涯,史丹福大學永遠有令我探索不完之處。

史丹福大學 矽谷 加州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十九歲玩具熊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