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沒付錢無法選位 空姐教艙內換座位成功準則

洛杉磯遊民闖華人住宅霸佔房間 脫衣不肯離去

長河落日圓

看完寧夏銀川的賀蘭山岩畫,西夏的歷史和天書般的文字,一腦子滿滿當當全是神祕。到了中衛市,地陪葫蘆娃指著地圖介紹沙坡頭,我仍想著岩畫,沒仔細聽,心中狐疑,沙坡頭?準是滑沙的娛樂園地,為什麼把我們這些七老八十的遊客帶到那種地方呢?

大石上揮灑沙坡頭三個大字,旁邊五個大大的A ,榮獲最佳旅遊評估,十分醒目,何方聖地。大夥走上一小沙丘,坡下是滾滾的黃河水,而沙丘的沙客氣地停止於黃河邊上。清風徐來,我趕緊抓住了帽子,葫蘆娃熱情地解說,我則忙著照相。全陪小全說:「來,站這我幫你照張相。」後來才知道,我站的沙坡有特別的地理地位,是那不大不小的季風保持沙坡止於所該止,沙沒有流進黃河。

欲窮千里目,更上三層樓,那滑溜溜的大沙坡如何往上爬呀?只有求助沙漠天梯。這天梯設計完美,一路上去,兩旁還展示沙漠美景,目不暇給。幾分鐘就上到高處,走出天梯,放眼望去,好一幅沙漠河流山脈綠洲美景。

站在騰挌里大沙漠邊緣坡上的我,低首看著下面的黃河水,不急不徐的流著,對岸賀蘭山脈,到了此地已不再雄糾糾氣昂昂,以寧夏的父親山自居,而是下台一鞠躬,縮成矮小的香山了。本來被賀蘭山擋住的騰格里大沙漠得以從這裡長驅直入,卻識相地止步在黃河邊緣;而黃河,因為騰挌里沒有入侵,從容地流出一個太極形狀兩百七十度彎道,黃河水還造就了河邊綠洲,使這曾蒼涼的大西北地帶變成了綠油油的江南。

完全理解情況後,才知自己正與沙漠、河流、山脈、綠洲站在同一個陣缐上,只覺萬分奇妙。沙坡頭啊沙坡頭,得天獨厚,我終於了解為什麼你得到五個A了。

一路上看到些奇怪的樹,主幹上一些枝枒稀稀落落的長著,原來沙漠缺水,鋸掉它們的大樹枝,只讓小枝小枒生長,外貌與垂柳大異其曲,取名旱柳,倒是名副其實;還有沙漠花姑娘,開花時間極短,卻給我們看到小紅花兒擠滿一樹叢。正在慶幸自己能登高望遠,怎麼有人已捷足先登,早早就來了呢!原來是大詩人王維,沒有資訊,他是如何找到這沙坡頭的?我站在高處,看到他正站在騰格里沙上望著黃河,望著賀蘭山,仰天長嘯,「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」。這詩句流傳了一千五百年,到了我們這代人心中,更是美美生根。

新疆的塔克拉瑪干沙漠旅遊時,已看到當地䕶沙成功,使沙漠公路可以通行順暢,不受流沙侵蝕;騰挌里的沙漠鐵路—包蘭鐵路,也因兩邊沙漠用了「麥草方格沙障」法,使流沙不易被風吹開,達到固沙的目的。不得不佩服發明此法的蘇聯專家彼得洛夫,造福了大西北許許多多的人。

上了沙漠接駁車,彎彎曲曲地在小路上開著,兩旁沙丘沙坑沙坡,波浪般地隨沙起伏,煞是好看。終於到了最高點,遠遠小丘上有沙坡頭三個大字,附近駱駝都已陸續回巢。我們流連忘返,差點搭不上最後一部車,想留下過夜嗎?夜晚的騰格里沙漠對我們揮揮沙手,嬌貴的文明人,快走吧!

走下山路,管理員說天梯已關閉,只有纜車可坐下去。在纜車上,我看到遠方太陽,已經快下到黃河邊了,恨不得長了翅膀飛過去。纜車一到站,我們三步併作兩步地衝到黃河岸邊。不偏不倚,那太陽,就在我們眾目睽睽下,緩緩地消失在黃河裡。

王維看到的,我們也看到了。那落日,真的很圓。

樂園 新疆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泰山石敢當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