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「完全退休年齡」後繼續工作 會增加社安金福利嗎?

離兇手僅2米 舞星倖存者:以為掃射是除夕鞭炮

未遵醫囑白遭罪

兩年前,我不知不覺的患上了「耳鳴」,一開始只是在夜晚睡覺時,右耳有間歇性的唰唰聲,時長時短,尤如窗外下著不大不小的急雨 ;我問老伴聽到聲音了沒有,她說:「哪裡有什麼聲音」?次日我到醫院接連看了耳鼻喉科和神經科,他們說,這種發於頭面部的聲音,也叫作「腦鳴」,別人是聽不到的,其病因可能是腦血管或聽覺神經的問題,也或是耳朵內部的問題,難以確診和治癒。

隨著時間推移,這聲音越來越大,持續時間也越來越長,不僅右耳鳴,左耳也不示弱;不僅晚上鳴,白天有時也鳴,折騰得我天天睡不好覺,焦慮、抑鬱接踵而至,苦悶異常。一天晚上,右耳正在高調長鳴之際,突然剎車,靜得讓人害怕,我極度恐慌,隨手摸到一旁的手機,開啟備忘錄,寫起了後事,內容大致是一切從簡,叫子孫們善待老伴等等內容。寫完後放下手機,拉拉被子蒙起頭來,結果一夜無眠,但平安無事,次日耳鳴照舊,且漸漸由間歇鳴變成持續鳴。

我又選了位經驗豐富的專家就診,他戴著頭鏡,看了一下我的耳道後說:「裡邊沒有什麼東西。」我說:「我主要是耳鳴厲害。」他說:「那就回家聽音樂去。」

我回家後並沒有按照他說的辦,因為我主觀認為聽音樂治「耳鳴」是不靠譜的,便自已查百度找藥物。兩年來先後服用過「六味地黃丸」、「龍膽瀉肝丸」、「牛黃清心丸」等四、五種中成藥,均不對路,當然也沒有什麼療效。我也服用過神經科的藥物,同樣無效或收效甚微。再次求醫時,我選擇了神經科一位熟悉的專家,向她請教聽音樂到底靠不靠譜?她的回答是肯定的,但我固執不化的自信,仍是半信半疑。

日趨嚴重的耳鳴,使我的精神狀態幾乎到了崩潰邊緣。一天晚上已十點多了,我在極度心煩意亂的唰唰聲中,抱著試試看的心態,開啟了手機裡下載的程派名劇鎖麟囊;聽完一段之後,唰唰之聲嘎然而止。我來不及驚喜,先睡了五、六個鐘頭的好覺 ,這是患「耳鳴」以來第一次睡的囫圇覺。

這次嘗著聽京戲抑「耳鳴」的甜頭後,每天晚上只要唰唰聲開始騷擾,我便立刻開啟京劇唱段,以程派幽咽婉轉、低迴曲折、若斷若續的美妙唱腔(類似輕音樂),抑制唰唰的噪音,使其休止或減弱,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

我很後悔沒有及時遵從醫囑,白白遭受了一年多的罪!聽音樂雖然不能治癒耳鳴,但確實能夠抑制它。

手機 百度 京劇

上一則

投入社區營造 蔡秋霖:最大好處是不會失智

下一則

背後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