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疑中間諜氣球飄美上空 國防部追蹤「不擊落 」

蒙市奪槍英雄蔡班達母親 曾是台灣大熱女星

湯姆和丁丁

湯姆是我兒子,丁丁是家裡收養的小狗。二○○八年三月八日,丁丁媽媽生了六隻小狗,丁丁出生兩個多月後被送到我家。

丁丁是一隻淡黃色的小狗,牠全身毛絨絨的,像穿了一件保暖的黃色夾克;牠長著一雙小小、圓溜溜的眼睛,耳朵尖尖的,看起來非常機靈。丁丁很聰明,只要拿著東西往牠跟前一站,牠就對你使勁搖尾巴,好像在說:「快給我吃點,快給我吃點。」

我小時候曾經被狗咬過,至今仍然見狗而恐懼,所以我從不搭理丁丁;而當丁丁第一次見到湯姆時,牠就衝到湯姆的腳下,歡天喜地搖著尾巴,湯姆親切地撫摸著丁丁的頭,從此,湯姆和丁丁結下不解之緣。

那時湯姆在洛杉磯工作,每天到了他回家的時間,丁丁一定會站在通往車庫的門口等湯姆進來。湯姆每天都會給丁丁的食盒裡加一些食品、碗盒裡加一些水;時常給丁丁洗澡、剪毛;丁丁每晚都睡在湯姆的床上。

二○一一年,湯姆搬到芝加哥去上學,丁丁跟著湯姆一起離開了洛杉磯。丁丁和湯姆在芝加哥度過了十一個春夏秋冬,伴隨了湯姆完成學業、找到工作以及娶妻生子。

今年十月,湯姆準備帶全家搬往賭城,湯姆的妻子將帶三個兒女乘坐飛機抵達。湯姆顧慮丁丁已不適宜坐飛機了:「丁丁老了,大小便失禁,飛機的起降都會讓丁丁恐慌。」我勸湯姆,是否可以把丁丁送到寵物收容所,湯姆認為丁丁是家人,必須帶上。

湯姆邀請了住在洛杉磯的渺哥,兩人攜帶丁丁和一些雜物,從伊利諾州出發,驅車兩天半,抵達賭城。

湯姆在房間裡鋪好墊子,把丁丁放在墊子上。看著眼前的丁丁已經沒有當年的靈氣,牠的毛髮變得粗糙,邁步遲緩。丁丁時不時地在剛鋪好的防水地板上留下牠的排泄物,湯姆一次一次地擦洗那些穢物,用消毒藥水拖地。

當天下午,湯姆與渺哥外出,我和先生突然被一陣哽咽的狼嗥聲震驚。我看見丁丁正仰著脖子,目視這空曠、陌生的四壁,淒涼蒼老地嗥叫,我感到自己的心都被這淒寒冰冷的嗥叫穿透了。

直到車庫門有響聲,丁丁才逐漸恢復平靜,牠踱著蹣跚的小步,走到通往車庫的門口俯下身子等待著……。

洛杉磯 賭城 芝加哥

上一則

小豬銀行

下一則

鋁飯盒和小陶鍋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