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元鈔票首度出現2位女性簽名 明年初開始流通

費城66年前男童箱屍案有了大突破 警靠DNA查出身分

何以為故鄉

一晃已經來美八年了,每次入境美國,總會聽到有人對我說「Welcome home」(歡迎回家),這說得也沒錯,我的家現在是在這裡。

但是我的家鄉永遠只有一個:南京。故鄉這個詞彷彿是瓶老酒,時間越久才能品出這個詞的深厚含義。

記得初中時有次寫命題作文,題叫「我愛故鄉的……」,現在想來,十幾歲孩子哪裡真正懂「故鄉」的含義? 對於已經不惑之年的我來說,現在說起我的故鄉是具象的,你的胃最誠實,無論走到哪、走了多久,最愛的那一口就是故鄉的味道,也是家裡媽媽做飯的味道。

我在南京時,鹽水鴨這食物對我而言太容易得到,所以我都不會把它當成是道多隆重的菜餚;如今人在異鄉,想吃正宗的鹽水鴨實在太難了,於是很多老鄉都學會自己做。

這幾年,速食的回味鴨血粉絲湯突然在海外暴紅,各個地方的朋友都愛上它,一時間到處賣到斷貨。我一開始沒有太大興趣,在南京時也不是常常吃,結果當我買了一盒回家,嘗了第一口,這熟悉的味道突然就讓我上頭了,這就是故鄉的味道。

故鄉的另一個符號是鄉音。在南京的時候,大家都認為南京話很土,以至於當年電影「金陵十三釵」在南京上映,南京方言對白響起時,影院裡笑成一片。南京人自己都覺得這土味十足的方言實在難登大雅之堂。

可是當我來到另一個國度,只要碰見南京人,就只想瘋狂輸出南京話。海外華人很流行「老鄉群」,群裡混雜了各種情況的人;有人自稱是南京人,一聊過才發現只是在南京上學工作了多年而已。鄉音其實才是唯一的民間認證。

我遇到一個老鄉,他來美已經三十多年。據他說到美國後就沒再說過南京話。初次見面,我調皮地試探他,讓他講幾句來證明他的出身,老哥結巴了一會,終於吐出了鄉音,不用多說,這是老鄉無疑。

不僅胃提醒著我們的來處,我們的語言記載著我們的生長印記,我們記憶中的街巷風景也早已印刻在心底。

我美國的家門前有棵梧桐樹,這在加州不算常見。我特地看了下我住的這一條街,只有我門前有梧桐樹,不禁讓我感嘆,這裡是不是冥冥之中就該是我住的地方?

南京人對梧桐樹是有情結的,最早可追溯到國民政府時期在市區主幹道種下。從我有記憶開始,夏天的梧桐樹枝繁葉茂,正好形成樹蔭,為行人遮擋南京夏日毒辣的太陽。十年前在南京有過這樣一個新聞:為了建地鐵站,政府要砍掉一些梧桐樹,結果南京人不幹了,各種抗議活動,最終還真讓有關部門調整方案,保留下這些樹,可見梧桐樹是南京人多深的情結。

南京還有條出名的河:秦淮河,自古以來無數文人墨客寫下諸多詩篇記載它,外地人來南京一定會去夫子廟,感受漿聲燈音的十里秦淮。

我南京的家在秦淮河岸邊,來美國之前有幾年,我每天走路上班,沿著河邊看風景邊溜達到單位。當我旅行到澳洲的布里斯班,坐上城市輪渡,看著船在寬闊蜿蜒的河上畫出八字形的波浪,兩岸的高樓大廈迅速向後撤退,那一刻我竟有了回到故鄉的感覺。於是現實和回憶交錯,我在腦海裡迅速重疊兩個城市兩條河。

十八歲時,我曾離家四年去外地求學,那時的我一心嚮往更高更遠的地方,故鄉對我只是個無足輕重的詞而已;而今離家的少年已到中年,漂泊久了才品出,原來這淡淡的鄉愁竟有天變成了深深的味道。

地鐵站 加州 澳洲

上一則

國家郵政博物館 收藏中華民國珍稀郵票

下一則

火鍋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