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你買了嗎?卡夫亨氏2400磅三明治火腿肉遭下架

華爾街日報:郭台銘的一封信 促成中國鬆綁防疫措施

登上鐵力士雪山

我是遊完義大利以後,從米蘭來瑞士的,第一個景點是遊覽位於瑞士中部阿爾卑斯山主峰之一、有「天使山」「神仙山」之稱的鐵力士雪山,海拔三千兩百餘米,山上常年積雪,是歐洲著名雪山,也是世界滑雪勝地之一,每年吸引大批世界滑雪愛好者和遊客紛至沓來滑雪、遊覽。

用過午餐已經是下午兩點多鐘,向鐵力士山出發。這年我七十三歲,在旅遊團中年紀最大,上山雖然有纜車可乘,但山上很冷,可以用奇寒無比來形容,北極吹來的寒風寒徹筋骨,年輕人穿著厚厚的羽絨服都難以忍受。導遊勸我在山下等候,不要上去了,我雖然年逾古稀,但沒有大病,身板尚硬朗,重要的是我冬天堅持晨練、慢跑、打太極拳,二十年如一日從未間斷,有一定抵禦嚴寒的能力。謝絕導遊好意,隨團出發。

上到鐵力士山峰頂,須換乘三次纜車,坐上第一道纜車時,雨依然在下,環視四周,綠草綠樹經雨水沖洗,更加嫩綠水靈,如新織成的綠色地毯。掩映在綠蔭中的或白或紅或黃或藍的屋頂,宛如童話世界。這不就是一幅幅典型的瑞士鄉間風情畫嘛!我這個第一次登鐵力士山的人倒懷疑起來:這裡是舉世聞名的雪山嗎?怎麼一個雪星兒也沒有呢?

但是當換上第二道纜車時,我的懷疑開始消散。此時,原先下的雨已經變成雪,而且很大,漫天飄舞,攪得天地間一片迷濛。落在山岩上的積雪還不厚,斑斑駁駁,說明雨轉換成雪的時間還不長。

第三道纜車是旋轉觀光纜車廂,四周景色盡收眼底,雪大了,風也大了,颳起一道道雪塵,天地間白茫茫一片,看不到一塊裸露的岩石,已經辨別不清山的模樣,只是一座座或深或淺的白色印痕,能見度很微弱,只可看到距纜車很近山坡上的積雪。

不到山頂,體會不到什麼叫奇寒,山頂上下的已經不是雪,而是沙礫般的冰粒,大概就是氣象學上的說的雪霰,凜冽刺骨的寒風也已經不是斜吹,而是像箭一樣平行射來,速度極快,呼呼作響,挾裹著冰粒雪霰打在人的臉上,如針刺刀割,疼痛難忍,手腳凍得沒有了知覺,整個心都涼透了,幸好山頂上有帶暖氣的房子,我和大家一起跑進去,躲避寒冷。

被凜冽的寒風吹著進屋,剛邁進門檻,便有一股熱浪撲面襲來,猶如從寒冷的北極空降到非洲赤道,這才叫冰火兩重天。脫掉羽絨服,身體迅速暖和起來,妻子的臉蛋泛起了紅潤。在這裡等旅遊回來的人一起下山,很愜意。但是一想又覺得不妥,既然上到山頂,豈能不欣賞阿爾卑斯山壯麗的雪景而窩在屋子裡取暖?那樣還上山來幹什麼?想到這裡,我和妻子忘掉了古稀高齡,重新穿戴上所有的保暖裝備,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,吸了一口氣,衝了出去。

屋外是冰雪的世界,是暴風雪的演武場,我和妻被風雪挾裹著,站不穩腳步,隨風打轉兒;露在外面的頭髮、眉毛被冰雪凍住,每個人都成了白眉毛大仙。阿爾卑斯山上「飛起玉龍三百萬,攪得周天寒徹」的暴風雪,「山舞銀蛇,原馳蠟象」的壯闊雄渾雪景,太震撼了,讓人興奮不已,我和妻都忘掉了寒冷,儘管露在外面的臉頰和鼻子已凍僵沒有了知覺。

山頂有一個冰雪洞窟,常年颳著強勁的陰風,潮濕陰冷,比外面的溫度還要低,從裡面出來的人說,進到裡面,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寒徹骨、透心涼。好奇心驅使我和妻走進洞窟,洞窟中光線很暗,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。雖然如此,我和妻子仍然很自豪,因為我們來過了,不僅登上鐵力士山的山頂,還進到山頂的冰雪洞窟,經受住冰雪奇寒的考驗。

滑雪 暴風雪 義大利

上一則

法拉盛的紅玫瑰(一○)

下一則

荷香入飯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