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加州1家4口遭綁架撕票 8個月大嬰也遇害 嫌犯試圖自殺

想見教宗遭拒 美國遊客在梵蒂岡鬧事 推倒2000年古雕像

大家一起來吃醋

每每講到吃醋,總是會讓人聯想到「忌妒」,好像心眼小,看不得人好似的。不曉得這樣的用語跟醋的「酸」味是否有關係,因為酸,所以心裡就不平,講話酸,語氣酸,都是「醋」的錯。

記憶裡第一次吃醋,是父親做涼拌黃瓜,他把小黃瓜拍碎,拌蒜頭,淋上醬油、麻油和烏醋,醋的酸味把所有的味道融合在一起,夏天的時候吃起來特別涼爽,常常一端上桌,就被我們姊弟四人一掃而空,尤其咬在嘴裡咖滋咖滋的爽脆聲,其他的菜餚都比不上它的誘惑力。父親的醋拌小黃瓜衍生出很多菜譜,加上涼粉,細麵可以當作主食;將豆腐煎黃,加點醬油和糖紅燒,收汁後,和醋拌小黃瓜和在一起,說有多好吃就有多好吃。

到美國後,我把父親的醋拌小黃瓜絕活也帶來,我常常煮一鍋麵,倒掉熱水後沖涼水,保持麵的韌勁,然後拌入基本醬料,醬油、麻油和烏醋,盛盤後,加入已做好的肉燥,最後放入切細的小黃瓜和細蔥。我跟孩子說,如果有家傳食譜,這道菜就是,以後他們可以做給後代的子孫吃。不用肉燥也可,煎個牛排、魚排、雞排都可,百搭呀!簡單又美味。

這道醬汁我也用在蔬菜上。苦瓜、四季豆、花椰菜、芥藍菜和茄子等,蔬菜在熱水裡燙熟就可撈起,作法像以上的麵條作法一樣,一個醬汁,變化萬千,吃得孩子們齒頰留香。我試過很多次不加醋,發現味道差別很大,一旦加上醋,味道加級。

水餃、酸辣湯、麵線這些一定要加醋,我也用醬油、麻油、醋這個基本醬汁取代沙拉醬,只要比例調好,沙拉會變得非常好吃,而非平常的美式口味。

在美式超市和中國超市都可以買到各式各樣的醋,而到了美國,我愛上義大利的黑醋Balsamic Vinegar,雖然都是黑醋,但是味道和烏醋不太一樣,烏醋有特殊的香味,酸是酸,但不是挺酸;義大利的黑醋的餘味比較久,吃完後,感覺會在嘴裡留很長的時間,而且有種越吃越甜的感覺。

義大利黑醋最普遍的吃法是做成法國麵包的沾醬,非常簡單,橄欖油加黑醋,再加入少量的黑胡椒就可以了,沾著吃不用吃別的菜就滿心歡喜。我常吃的午後點心是熱燙一下小番茄,去皮後切小丁,九層塔切碎,然後混在一起加鹽、胡椒粉、橄欖油,然後再加很多的Balsamic Vinegar。一湯匙一湯匙放入嘴裡,好香啊!舀一點番茄放在斜切薄片的法國麵包上,唉呀,人間美味都比不上。

因為很喜歡Balsamic Vinegar,做菜時,我也會用它取代黑醋;不曉得是心理作祟,還是真的不一樣,做東方菜時,還是要用烏醋比較對味,用義大利黑醋,雖然有醋味,味道也不差,但就是沒有印象中應該有的味道。或許是習慣成自然,長久以來的吃法限制住了使用的多樣性,做菜、吃菜,不單單是做菜、吃菜,在喚起味蕾的同時,也喚起了心中深處的回憶與感情吧。

朋友們知道我喜歡吃醋,總是調侃我是不是在性情上也是愛吃醋,這時候,我總是挺身而出為「醋」辯護,此醋非彼醋。我其實也很享受朋友們的訕笑,畢竟能成為「吃醋」的代表,也是要有點功力的。

吃醋除了增加菜餚的風味,現代醫學也認為吃醋可以提高食慾,幫助消化,也有養顏護膚等功效。吃醋對身體好,但凡事過與不及都不好,所謂的中庸之道也可用在飲食上,只要適度的吃醋,就有保健養生的功效。醋是家庭常用的調味品,醋的用途多,建議大家一起來吃醋。

義大利 蔬菜 醫學

上一則

法拉盛的紅玫瑰(九)

下一則

英女王加冕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