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封面故事/移民二代創業 打造養生飲

投票/德國背水一戰 能否過西班牙這關?

狗咬呂洞賓

二○○七年,我和老伴在科羅拉多州朗蒙特兒子家小住期間,一天早上,在後院草坪櫻花樹下發現了一隻邊叫邊痛苦掙扎的黑色小鳥,看樣子好像是在跟爸媽學習飛翔時,不知什麼原因跌落下來的。我和老伴都是愛鳥一族,她看著小鳥可憐,便走到樹下,小心翼翼地把牠拾了起來,放在了離地約一米半高、餵食器旁的樹叉上,以便牠爸、媽能及時發現來救援牠。

這一幕恰恰被在屋頂上焦急的老鳥看到,牠竟不識好歹,把正在設法拯救牠孩子的我們,當成了加害牠孩子的敵人,緊接著牠在屋頂上急速地飛來飛去,邊飛邊聲嘶力竭地嘰嘰喳喳叫個不停。霎時間屋頂上飛來了七、八隻牠的同類,在院子上空邊嘰喳邊盤旋,黑壓壓一片,大有伺機向我們攻擊之勢,看來一場人鳥之戰是不可避免的了。我和老伴學問淺,都沒有春秋時期公冶長先生懂鳥語的本領,無法與牠們理喻,心想惹不起,還躲不起嗎?三十六計,走為上策,便趕快進屋躲了起來。

誰知,我和老伴掛免戰牌的戰術,鳥兒並不買帳 ,牠們繼續在空中騷擾,嘰嘰喳喳吵得六神不安,這時老伴便後悔不該設法救牠們的孩子,氣憤地說:「好心當了驢肝肺,早知這樣還不如不把小鳥拾起來呢,反正牠死活又不干咱的事。這倒好,給牠救起了孩子,反而受到威脅,恩將仇報。」

正在這時,門鈴響了,我開門出去一看,是快遞送來的郵件,我彎腰拿起郵件,正要往屋裡走,在空中盤旋的兩隻黑鳥,一前一後朝我俯衝而來,說時遲,那時快,幸虧我發現較早,迅速將頭低下,躲過了一劫,牠們再次俯衝下來時,我已走進了屋裡。老伴嘴裡雖說後悔救鳥,但她卻有顆菩薩般的心腸,還老惦記著那隻小鳥的安危,便從後門悄悄走向草坪去看,原來放在樹叉上的小鳥,不知什麼時候已無影無蹤,可能已被老鳥救回了;老伴剛要轉身回屋,幾隻黑鳥又輪番從她頭頂上方掠過,嚇的她左閃右躲快步跑回了屋內。

這場以我們免戰而告終的人鳥之戰,一直持續到第二天,黑鳥們還多次光顧,幸好我和老伴除受到驚嚇外,身體沒受到傷害,但兩天的日常生活卻受到了干擾。牠們雖不識好人,但未必是蓄意誣賴,只是一場誤會而已。我們的愛鳥之心不會因此動搖,仍會一如既往地把牠們視為朋友,只是這批以我為敵的黑鳥,至今我還不知道牠們的芳名呢!

科羅拉多州

上一則

法拉盛的紅玫瑰(八)

下一則

照顧妻的一整天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